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陪诊火了,新职业亟须更“职业”

财经新闻 2022-05-26 21:49:5335

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大桥上,一名外卖员在配送外卖订单。新华社发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孝里街道居民正在直播卖货。新华社发

河北省威县医养综合示范基地,医护人员正在陪老人户外散心。 新华社发

  【经济界面】

  “老人患有风湿、行动不便,子女又在外地回不来,所以委托我们陪诊。”一大早,在郑州做“陪诊”的小张就去接了她的客户李大爷。取号报到、抽血化验、核磁检查……小张推着李大爷上上下下,在这家医院已经是轻车熟路。两个多小时下来,李大爷对服务很满意,全程好评。

  把李大爷送回家后,小张还要代取检查报告单,跟医生进行线上问诊、开药邮寄到家,一单的工作才算结束。这就是“陪诊”的工作内容,在官方定义为“社群健康助理员”。这几年,这个职业一下子火了起来,有人说解决了社会痛点,有人说鱼龙混杂。这样一个职业,为何引起如此多的争议?未来发展空间又将如何?

  1.不只是跑跑腿、挂挂号这么简单

  “社群健康助理员”作为一个新职业,在2020年的时候,已经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式写入职业分类。

  说是新职业,但这个所谓的“陪诊”,至少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存在了。为患者提供预约挂号、缴费、取药、办理住院手续等协助服务,只是这个职业的“冰山一角”。其实,社群健康助理员还可以提供很多专业服务,在职业分类的定义里,社群健康助理员就是运用卫生健康及互联网知识技能,从事社群健康档案管理、宣教培训、就诊、保健咨询、代理、陪护及公共卫生事件事务处理的人员。

  “很多人说我们就是排排队、跑跑腿,那可是把我们说小了。”从现实来看,职业陪诊的出现,确实源于不容忽视的社会“痛点”。老人、孕妇、未成年人、残疾人等看病,需要有人同行,家人若没有时间,就得找人帮忙。一些医院越建越大、科室越分越细,各种设备越来越“无人化”,挂号、问诊、检查、缴费、取药,先到哪里、后做什么,有个熟悉流程的人陪诊,可节省不少时间。

  在“金牌护士”品牌总监邹蕴娟看来,陪诊员不仅仅是陪同看病这么简单,还是一项技术活。“我们专业的护士陪诊不但可以帮助患者跑流程,节约患者的就诊时间,还能告知患者就诊前的注意事项,提高就诊效率,同时护士基于自己的医疗知识背景还能从专业角度给予患者一定的就医指导,为患者解读医嘱,成为医患有效沟通的桥梁。”邹蕴娟说。

  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前任主委、中关村新智源健康管理研究院院长武留信表示,社群健康助理员作为健康产业链中连接消费者和医疗专业人员的重要纽带,有助于提升医疗健康服务效率和质量,加快健康信息化建设与信息共享,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充当医患之间的调和剂,促进中国社群健康服务体系的形成。

  此外,专家还指出,对于医院来说,也不能把导医的事情一股脑甩给社会、丢给陪诊员。目前有些医院,设备越“智能化”越不友好,流程越“无人化”反而越繁琐。实际上,一个成熟的医院,对残疾人要有无障碍设施,对老年人也要有适老化流程。

  2.市场潜力大却未能充分发掘

  数据显示,我国独居和空巢老人数量已达到1.18亿,残疾人数量超过8000万。而医院的医生和引导员数量有限,无法为病人提供更细致的服务。两相对比之下,陪诊员的潜在市场的确不小。

  “针对老年群体,我们提供就医陪诊、家庭护士、上门护理、居家康复、健康评估与指导、中医理疗等服务,通过护士、康复师等专业医护人员上门服务的方式,为行动不便的老人、失能及半失能老人、高龄老人解决了不便去医院的难题,让老人去医院看病有人陪、出院回家有人管、卧床在家有人帮。”邹蕴娟介绍道。

  但是,记者采访发现,目前这项服务的消费需求并不稳定。“虽说一单能挣两三百,甚至好几百,但是几天接不到单也是家常便饭。”小张告诉记者,目前身边很多从事这个职业的人都是兼职。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虽然多数病人对这一行业颇为认可,但真正下单消费的人还是少数。原因包括多个方面:一是很多人觉得医院引导员、志愿者的服务已经满足需求,而且现在很多医院的导医服务越来越好;二是病人尤其是一些老年人的消费观念不同,很多人觉得半天花费几百块有点不值。

  更重要的是,目前陪诊行业的服务水平参差不齐,这一新型业态还面临诸多问题。比如,相关行业准则、规范、标准等缺乏,服务机构准入门槛、服务内容及收费标准等尚不明确,从业人员资质水平、专业能力参差不齐等。特别是当前电商广泛涉足,容易催生无序竞争、任性定价、纠纷频发等情况,导致人们既想购买陪诊服务,又担心遇到骗子、花费是不是物有所值、医疗隐私有没有可能泄露、陪诊中突发意外责任如何厘清等一系列现实问题。

  《社群健康助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编写组组长、中联研究院院长刘建军表示,在行业规范方面,建议有关部门在已颁布的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基础上,按照人社部国家教材办公室组织编写的教材内容,参照护工行业发展模式,及时制定相关行业准则、规范,明确职责范围、就业要求、服务内容及收费标准等,同时强化管理、有序引导,健全投诉受理、责任调处等追责机制,实现对陪诊机构及平台的有效指导与监管,避免出现坐地起价、虚假陪诊等不良违规现象,维护好患者和家属的合法权益。

  3.门槛低与高素质人才缺乏问题共存

  在社交网络上,一方面很多年轻人对这个职业很感兴趣,但是苦于没有入职渠道。另一方面,也有从业者觉得这个行业门槛太低、鱼龙混杂,高素质人才比较缺乏。

  根据《新职业——社群健康助理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调查,社群健康助理员大部分从业人员以中专及职高为主,占比47.29%,大专学历的从业人员占比26.59%,本科及以上学历从业人员仅为4.78%,另外,21.34%的其他从业人员是初中及以下毕业,社群健康助理从业人员相对就业门槛较低。

  邹蕴娟告诉记者,从业者还是要保持专业性和职业性,如果服务水平太差,或者在服务过程中给病人、家属推销产品,进行额外加项收费,最终都会毁了这个职业;另外,也要避免过去的号贩子、医托摇身一变,换上陪诊员的马甲,利用自身优势获取不当利益。

  刘建军表示,目前陪诊员是机构从业者与自由职业者并存,素质高低不均、水平参差不齐,专业看护知识和医疗常识更是亟待提升。在事关人民生命健康的重大问题上,不能有丝毫含糊,必须实施标准规范的业务技能培训,以确保从业人员满足该职业的陪诊要求。在从业机构方面,应严格审核现有陪诊机构营业资质,确保其建立系统性专业化、规范化的服务流程,尤其是在解决多元化的病患需求时,充分尊重并保护好病患者的医疗隐私。

  对于个人而言,社群健康助理员是一个全新的职业选择,且就业选择范围更广。专家表示,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深以及公众健康理念的变化,社区健康助理员人才的就业面会越来越广,不仅社区医院、乡村卫生室、各城市医院需要新职业从业人员,美容机构、体检机构、保育机构、养老机构、社区物业、企业、学校、楼宇、单位、商场等公共服务场所也需要相关职业人员,新职业的就业范围更广,就业选择更多。

  刘建军表示,新职业的设立是从国家层面对社群健康领域从业人员的肯定,未来有关部门将会对该职业从业人员的理论知识体系及从业技能进行规范并持续完善,有利于推动社群健康管理的发展和行业人才队伍的培养,促进全民健康行动。 (记者 邱 玥)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