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蜡烛传奇] 传奇:蜡烛

传奇私服 2022-06-11 21:20:47109本站佚名

【蜡烛传奇】传奇故事:蜡烛来自2018年最新推荐。简介:以下是蜡烛的传奇故事,欢迎大家阅读学习。

事件发生在 1944 年 9 月 19 日。此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苏军发动了大规模反击,将德国法西斯军队赶出了苏联。这座城市已经被拆除,但河上的桥和一个小桥头堡仍在德科的手中。

19日天黑时,五名红军士兵决定偷袭。他们必须穿过一个小广场,那里也有德军。当他们弯腰向前冲去时,另一边的迫击炮猛烈开火。炮火停了一会儿,两名轻伤的红军士兵将两名重伤员拖了回来,留下一具尸体直立在广场中央。

也许德国人刚刚被红军的进攻吓坏了。他们没有放过炮弹。

奉命攻占桥头堡的连长说,现在不要冒险拖尸,等桥头堡被攻占了再埋。直到太阳下山,德口的炮火才没有停止。

广场边缘有一堆高高的瓦砾,不知道它曾经是什么建筑。但那堆破墙下有一个地窖,住着一位名叫玛丽亚的老太太,她不是八十岁,也不是七十多岁,她的丈夫是一名桥夫。丈夫去世后,她一个人住在这栋楼里。大楼倒塌时,她住在地窖里。

到 19 日,她已经在地窖里待了 4 天。

她瘦削驼背,脸颊完全干瘪,背脊弯得像个半婚的人,但她依然顽强地活着,仿佛在与德国恶魔争夺更长的寿命。

19日凌晨,她清晰地看到5名俄罗斯士兵跑到她隔壁的广场上。她亲眼看到了邪恶的德科向五个年轻人开火。炮弹轰鸣着落在了广场上,在五人的周围爆炸开来,一个个炸出一个个弹坑。她急得忘记了危险,从地窖里探出半个身子,用沙哑微弱的声音喊着他们:“小伙子们!孩子们!我的孩子们——来,来,到我这里来!她坚信原来她的地窖是一堵刀枪不入的铁墙,可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一颗炮弹在她的鼻子底下炸开,气浪和巨响惊天动地。有一次,她的头撞在墙上,她失去了知觉。

当她醒来时,她看到五个俄罗斯士兵中只剩下一个。士兵舒舒服服地侧躺着,一只手伸着,另一只手放在头下,似乎睡得很舒服。她叫他:“嘿,孩子!嘿,我的孩子,过来!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可这人没有说话,也没有改变姿势,她终于意识到,这个年轻人被牺牲了。德科再次开火,炮弹像冰雹一样落在小广场上,溅出黑色的泥柱。俄罗斯青年依旧躺在原地,无视身边发生的一切。

老式的玛丽亚盯着牺牲的年轻人看了很久。她眼睛一眨不眨的想赞美这位视死如归的武者,但身边没有一个生灵,就连日日夜夜陪在她身边的人也没有。头猫也被德科的弹片杀死。老太太想了想,在唯一的包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东西,塞进了自己常穿的黑色披肩,开始慢慢地爬出地窖。她不能跑,甚至不能爬。她只是执迷不悟地往广场走去,每走一步都像是要摔倒似的,但最终还是没有摔倒。

在她的面前,有一道破碎的铁栅栏挡住了她的去路。她不能跳过去,也不能弯腰爬过去。她的体力不允许她这样做。唯一的办法就是慢慢走。此时,德科的贝壳还在疯狂的涌入这片小广场,而玛利亚老太太却仿佛受到了神明的保护,一个都没落到她身边。她就像一个梦游者。走到苏联士兵身边。她蹲下,喘了几口气,才用力将他翻了个身。战士很年轻,脸色很苍白。她慢慢抚平他的头发,将他已经僵硬的双手抱在胸前,在他身边坐下。

德姑的迫击炮片刻都没有停歇,但炮弹也有眼睛,他们可不想伤到这么一个心地善良的脾气暴躁的老太婆。他们都离她很远。

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也许一个小时,也许两三个小时。

天气冷得出奇,但玛丽亚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终于,她的眼睛发现了一个大坑。前几天被炸毁了,里面已经积水了。老妇人从火山口爬下来,双膝跪地,开始用手拉水。她甚至没有看那些嚣张的贝壳,只是泼了水,最后把坑里的水舀了起来。于是她又起身,回到倒下的士兵身边,抓住他的手臂,拉着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步一步地拖着他。她年纪太大了,这确实不是她能做到的,但如果她没有,她就不得不去做。她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休息了三遍。最后蜡烛传奇攻略,她把他拖到了坑边,把他放进坑里,安顿了他的身体。太累了,她坐下来休息了一个小时才喘口气。

等她回过神来,她跪在他身边,越过他,亲了亲他的唇和额头。然后,她开始慢慢将火山口周围松散的泥土拨开,将它均匀地覆盖在战土上…… 几个小时后,坟墓微微隆起,或多或少像一座真正的坟墓蜡烛传奇攻略,然后,从那东西她从黑披肩下的地窖里拿来。那是一根巨大的蜡烛。四五十年前,当她还是新娘的时候,她就用过它。作为纪念品,她一直保存至今。上。夜很黑,一点风也没有,烛火笔直升起,从不闪烁。老妇人双臂交叉放在膝盖上,像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地坐着。当炮弹在远处爆炸时,蜡烛微微闪烁,但当它们落在旁边时,蜡烛被气浪左右摇晃,甚至被撞倒,但每次老妇人总是耐心地放回去。

天快亮了,巨大的蜡烛点了一半。玛丽亚在她身边摸索着,终于让她摸到一块生锈的铁片,她用无力的双手将铁片弯成瓦片,用尽全身的力气,贴在蜡烛旁边,挡风挡风。由爆炸产生。

说完,她艰难地站起身来,拖着疲惫的双腿,缓缓回到了自己的地窖。

黎明前,红军发起进攻,以雷击夺取了桥头堡。一两个小时后,天已经亮了。红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前进攻,炮弹不再落在小广场上。

连长想起了死去的士兵,派了几个士兵找到他的尸体,把他埋在墓地里。士兵们出发了,但他无处可寻。突然,一个士兵停在了广场的边缘,惊呼一声,人群围了过来。啊,在破碎的铁栅栏附近,一座新的小坟墓鼓了起来,一根被一块生锈的铁块挡住的蜡烛,正从坟墓里冒出一缕淡淡的轻烟。这支蜡烛已经点燃,只剩下一根短蜡烛坐在一大块蜡烛油里,而小蜡烛和小蜡烛仍然没有熄灭。

士兵们摘下帽子,静静地站在坟墓周围,凝视着摇摇欲坠的蜡烛。他们的眼泪忍不住偷偷滑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黑衣老妇缓缓的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她来到坟墓前,跪下,从披肩底下取出另一根同样大小的蜡烛。

她拿起垂死的蜡烛,面对它,点燃它,然后重新插入新蜡烛。然后,她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旁的几个站长轻轻扶住了她。她看了他们一眼,深深地向他们鞠了一躬,理了理黑色的披肩,头也不回,慢慢地往回走。士兵们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回到队伍中战斗。

在这片布满火药和弹片的土地上,一位俄罗斯母亲,带着她最后的财产……一对幸福的蜡烛,照亮了这位俄罗斯青年的坟墓,它的火焰将永远长存,像永恒一样永恒母亲的眼泪和儿子的勇敢。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