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求解器官短缺难题,西班牙有什么高招儿?
2017-05-31 09:29
作者:高蓓 袁全 仇逸
来源: 特写中国
器官捐献,西班牙有什么高招儿?

2015年1月1日,中国宣布废除死囚器官使用,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合法渠道。当年,我国器官移植手术达到了历史最高值10058例,2016年进一步上升到15000余例,增幅50%。 

 “器官捐献事业的春天来了,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说。不过,中国器官捐献百万人口的年捐献率尽管从2010年的0.03上升到2016年的2.98,但依然处于中下水平。 

中国现阶段器官供需比是1比30,器官短缺依然严重。放眼世界求答案,西班牙的成绩引人注目:2016年该国百万人口的年器官捐献率达到43.4,创下新高;事实上,西班牙的器官捐献率已连续多年居世界首位。 

“中欧器官捐献领导力培训和专业技术输送项目”(英文缩写为“KeTLOD”)9日在上海启动。器官捐献,西班牙有什么高招儿?前往采访该项目的新华社记者带着这个问题进行了调研采访。 

1

难题:器官捐献率低
对策:建立高效、专业化运作机制

西班牙的器官捐献政策采用“推定同意”原则,即如果公民不在生前表示拒绝捐献器官,则推定为他(她)同意捐献。但是西班牙国家移植组织的研究发现,使西班牙创下最高器官捐献率的关键并不是因为实施“推定同意”的政策,因为在临床实践中,每一例器官捐献的发生都将征求捐献家属的知情同意。该组织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设立高效的器官捐献与移植组织架构及运作机制,并让器官捐献朝专业化方向发展。

 

KeTLOD项目管理办公室启动仪式 

西班牙模式建立了法律、经济、政治、医学等多方面的合作机制,设立西班牙国家移植组织,使之成为移植系统里最重要的机构,对整个捐献和移植系统提供后勤保障、协调服务工作,包括器官分配、运输、等候移植患者的名单、统计等等,以确保无论在这个国家的哪个角落需要进行捐献和移植都能快速有效地进行。

 

国际器官捐献与获取协会主席马蒂·马尼亚利奇在媒体见面会上回答新华社记者的问题。 

西班牙在医疗机构内设立专门的器官捐献协调科,支持由重症监护科(ICU)医生担任器官捐献科主任或者器官捐献专业人员(协调员),并由重症监护科、急诊科、肾内科、神经外科、移植外科等不同学科或移植相关学科的专业医务人员担任器官捐献管理人员,负责器官捐献临床及协调管理相关工作。把器官捐献作为医学意义上的一种临终“治疗”,就是当患者救治无效时,ICU所做出的下一步临终处理,把器官捐献在ICU变成常态化医疗规范。

2
难题:有资质的医院和医生短缺

对策:着重加强专业教育及认证

我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者实际人数为两万多人,而全国只有几百位器官移植医生,能够开展的手术在1万例左右。具有器官移植手术资质的医院只有170多家,其中肝移植70多家,肾移植90多家,心脏移植的20家,肺移植的还不到20家。

 

KeTLOD高等教育临床培训基地揭牌及授牌仪式 

2016年西班牙共有2018名捐献者,完成了4818例器官移植手术,其中包括2994例肾移植、1159例肝移植、281例心移植、307例肺移植、73例胰腺移植、4例肠移植。等待器官移植的名单从前一年的5673人减少到了5477人。

西班牙重视器官捐献的专业化发展,专家需接受专业培训及认证。国际不同学会的共识或专业指南帮助各地不断提高器官捐献和移植的质量和效率。自1991年,西班牙联合多国专家,建立器官获取教育项目 (TPM),已培训来自100多个国家的超过12000多名医学专业人员。


 

视频:中欧器官捐献领导力培训和专业技术输送项目 

今天在上海启动的中欧器官捐献领导力培训和专业技术输送项目,是欧盟委员会资助的公益性高等教育项目,项目将汇聚中欧高等教育领域和器官捐献移植领域专家,开展专业技术输送,旨在中国建立一个医学领域的高等教育研究生新课程——器官捐献,并在中国培养一批具有国际视野的器官捐献国际导师及专业医务人员。

3
难题:传统观念难接受

对策:做好大众传播提高认可度

中国传统观念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将自己的器官捐献是不孝,或者认为捐赠刚死去的亲人的器官是对死者“亡灵”的不敬。

国际器官捐献与获取协会主席、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教授马蒂·马尼亚利奇(Marti Manyalich)指出,四五十年以前西班牙民众也普遍有类似的观念,但该国通过最近30多年的努力,通过媒体传播,并在医院、社区、以及其它公共场所开展推广宣传活动,以合适的方式让民众了解捐献和移植的知识,提高对捐献的认可度,使民众认识到捐献器官能帮助拯救别人的生命,是人间最大的善行,认识到如果捐赠者人数不增加,那么等待捐赠的名单会越来越长,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自己成为捐赠者并动员身边的其他人加入捐赠者行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样就能拯救更多生命。西班牙还注重定期培训信息发布者,迅速有效回应消极信息和进行危机处理,营造全社会对于器官捐献的积极舆论。

4
难题:器官捐献协调员稀缺

对策:建立多层次协调员机制 

西班牙有三个级别的协调员机制:国家、省级和医院层面。全国委员会,由国家和省级协调员代表组成,负责行政和专业两个层面之间的协调工作。

西班牙医院的协调员百分之八十由重症监护室(ICU)医生兼职担任,他要在ICU室观察和见证全过程,该协调员直接受医院领导,而独立于移植团队,他也和国家及省级协调机制保持沟通。

协调员机制的服务全年无休。并对参与其中的医生护士开展持续的培训,就供体发现、法律事务、家属沟通等方面加强全面或者专门的培训。

 

世界卫生组织代表 Francis Delmonico 在KeTLOD启动仪式上致辞 

5
难题:志愿捐献手续繁琐

对策:网上捐献便利化

目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网上登记系统还显得很复杂,填表格需要很长时间,手续繁杂。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目前在支付宝医疗服务平台上线“器官捐赠登记”功能,可实现一键登记,方便了很多。

西班牙公民在网上申请器官捐献,手续非常简便。即使生前不做申请,也推定为是同意捐赠,当然最后在临床实践上还是要征求家属的意见。

6
难题:民众担心移植费用高

对策:纳入医保体系

西班牙把器官移植纳入全面的医疗保障体系,患者不用支付移植费用。但政府对医院进行经济支持和激励补偿,使得一些小医院也能完成器官获取和移植手术。

正因为西班牙有一套完善的器官捐献和移植系统,使得该事业能高效率地发展,世界卫生组织在全世界推广“西班牙模式”,很多国家已因此取得了瞩目的效果。当然,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不同,正如曾亲自完成了150多例器官捐献的协调员,上海仁济医院陈小松医生所说,中国一定要在借鉴别国经验的基础上探索出一条符合自己国情的道路。

(编辑:袁全)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求解器官短缺难题,西班牙有什么高招儿?

文章来源: 特写中国 https://www.chinafeatures.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