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李木戈为什么拍不好温瑞安?

娱乐新闻 2022-06-11 12:01:1359

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当一部剧的收视网播不如预期时,主演和主创团队总要出来说些不知所云的言论。

按这个理论,《说英雄谁是英雄》(以下简称“《说英雄》”)似乎已经到了这个阶段。导演李木戈在6月7日回应剧中争议戏份:“人物就是这么虐的发展,骂我有个屁用。”饰演男二号的刘宇宁当晚直播时,也发布了“在古装戏中作为一个年轻演员你的戏及格就够了”等具有争议的言论,双双被网友归类到因为《说英雄》播放扑街“发疯”。

之后,李木戈删除了这条回应微博。温瑞安本人在LOFTER发表了题为“有欲不惭,宽容便可”的文章,疑似回应这场风波。

《说英雄》在开播前,从粉丝到主演几乎都是期待满满。虽然剧的等级不是S+大制作,但温瑞安也是“金古梁温”四天王之一,其小说算得上武侠的重要IP。粉丝精心打造的路透饭拍又有CP感又有侠气,导演是此前饭圈风评很好、擅长拍美人的李木戈,三位主演还在开播前热热闹闹地拍了次写真,造势出十足的阵仗。

但最终效果却有些不尽人意。目前,《说英雄》豆瓣尚未开分,但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最新数据,《说英雄》在更新当天实时热度往往在3-6名徘徊,不更新的日子里甚至会跌落到10名开外,成绩显然不够乐观。

近期引起争议的剧情,是孟子义饰演的雷纯在雪地被蒙面人强暴之后,试图用雪埋过地面上留下的血迹,回家之后还有觉得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的情节,显得崩溃又痛苦。

雷纯看到对方要对温柔下手,在原著小说是这样写的:“雷纯迎灯光一站,眼里充满了挑衅,神情充满了不屑。‘你要女人是不是?怎不来找我?她只是个孩子!’”在之后指认真凶时,也是“平平静静闲闲淡淡”地表示“我当是给狗咬了一口”。

对比起来,反对者认为剧中的改动是女性角色被强暴之后套路化的处理,不符合雷纯的人设。

并且在粉圈流传的初版剧本中,这一段剧情是“强暴未遂”,有网友认为是导演李木戈将剧情改了回去,以这种对古代贞操观念重大打击的情节,作为角色“黑化”的契机,也有些迂腐陈旧。

认可这段剧情的观众则认为,雷纯说出“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的台词时,是她指认真凶时的嘲讽之语,她在遭遇强暴当天的心理转变,小说原著没有展开。而这场戏发生时,镜头在雪地惨案之间来回切换,是讽刺这些大人物生死斗争、却保护不了心爱的人。从李木戈在微博评论中的回复来看,他想要表现的,似乎也是江湖斗争的无谓。

剧情改动好坏,双方各有说法,但这股针对李木戈的“怨气”,并不是突然爆发的。擅长拍美景美人的李木戈,和写出了“梦枕红袖第一刀”的温瑞安之间,似乎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解法。

李木戈扬名,是在《东宫》《司藤》两部网剧之后。观众对他的称赞多在于“镜头美学”,又因为这两部剧诞生了彭小苒和景甜近年最美的荧幕形象,李木戈“擅长拍美人”也出了名。这次《说英雄》播出前,孟子义在预告里的披发染血镜头,就受到不少网友称赞“不愧是李木戈”。

来源:官博@电视剧东宫

但是,《东宫》和《司藤》都改编自言情小说,背景铺陈并不算复杂,却在播出时被网友诟病节奏失调,《司藤》中白英的塑造还与小说中大不相同。

只是《东宫》《司藤》仍以感情刻画为主,俊男靓女“谈恋爱”或“开虐”,满足了观众嗑CP的心理需求,盖过了这部分的声音。

《说英雄》开篇对王小石目的的改动、老者弹唱和破板门之战都算得上用心,但等到剧情逐渐推进,导演讲故事的短板变得更加明显,难以用氛围感遮掩过去。

雪上加霜的是,近期《说英雄》被指控打戏分镜抄袭《最终幻想14》,剧方没有回应,但有观众注意到,有争议的打戏镜头已经被删去,而如果说剧情改编不合理,还能把责任推给编剧,打戏分镜则无疑是导演更应该负责的部分,李木戈擅长渲染的氛围感,也遭到了质疑。

剧版的演员,也是李木戈此前并没遇到过的“一重考验”。

无论是《东宫》还是《司藤》,彭小苒在此之前籍籍无名,张彬彬和陈星旭虽然有代表角色,但忠实粉丝体量不大,景甜更是还没洗脱资源咖的“恶名”。

而《说英雄》的主角阵容,是去年年初刚凭借《终极笔记》涨粉的曾舜晞、101选秀高位出道的流量爱豆杨超越和主播出身、积累大量粉丝转行演戏的刘宇宁。

流量粉丝没那么好说话。杨超越粉丝近期就对温柔戏份少、人设“工具人”表达过不满:《说英雄》的剧情主线是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的斗争,温柔身边的“七大寇”关系网被尽数删减,书中擅长的轻功和毒技也少有体现,导致女主和主线的联系比较薄弱,只能化身“矛盾调解员”,显得戏份宛如“特别出演”。

更何况,非科班出身、几乎全是中途转行的主角三人组,也没能用足够的演技撑起角色。刘宇宁在直播中分析古装剧的吸粉要素是颜值和人设,事实上,他饰演的白愁飞恰好是个复杂多面的人物,在小说连载阶段就人气极高,但从目前的观众反馈来看,他似乎也没有抓住这个精彩的人设。

在围绕剧集的讨论中,就有不少观众提到刘宇宁的仪态问题:他的身高超过一米九,略有含胸驼背的问题,这种小问题与白愁飞孤傲自负的性格其实不太搭配。

而温瑞安的小说本身,就并不算适合改编。

毒眸曾在往期文章中提到过,金庸小说中剧情线能够串联在庞大的历史背景之下,《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这几部改编成影视剧最为经典的小说原作,恰恰都有朝代末期、天下乱世的时代背景,主人公的成长线和家国情怀能够紧密联合。

而古龙的小说往往没有具体的朝代背景,一个系列被拆分成几个不同的单元剧模式的案件,剧本的容量要少得多,改编成影视作品的难度,也要大得多。

后来者的武侠小说,大多受到金古二者的影响。而温瑞安的武侠,带古龙的色彩更深。

他在小学时期就创办诗社,9岁时第一首诗在香港的《世界儿童》上发表,除了武侠外还写作散文、诗歌,19岁出版第一部个人诗集,就是武侠小说中的行文,也有不少诗化的语言。

温瑞安在lofter发文也发自拍

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陈墨曾在《港台武侠小说五大家精品导读》中评价,温瑞安的诗人气的多变及散文气的随意,对他的长篇小说创作有帮助(局部精彩、语言有特色),也有负面影响,即不利于严谨的结构和布局。

与古龙的单元剧设计不同,温瑞安的《说英雄》系列和续作《四大名捕》系列,都有时代背景和细致的江湖势力设定,但很难将剧情按照某一个人的故事串联,王小石就只是《说英雄》系列前5部的主角。

况且,温瑞安还有“坑王”的称号。自在1996年写出《说英雄》系列的第八部《天下无敌》之后,温瑞安就没有新作问世。目前这两个系列都没有完结,主要角色中为数不多尘埃落定的,只有苏梦枕和白愁飞的死亡。甚至此次引起争议的剧情中,强暴雷纯的蒙面人真身究竟是谁,至今还是一桩“破板门疑案”。

所以,温瑞安的小说要改编成剧,多有大量改动。2004年播出的《逆水寒》中,钟汉良饰演的顾惜朝惊艳大众,但实际上这个角色在原作小说中,本没有那么重要的分量。而电影的《四大名捕》系列,直接将主角之一的无情改成了女主角。

温瑞安在lofter发文回应,tag打得“飞起”

大量改动下,影视剧的呈现效果,便十分依赖编剧与导演讲故事的能力,而这恰恰被认为是李木戈的短板。

此外,写意的角色人设也对演员的演技提出了较大考验,但电视剧拍摄也需要启用新人和流量演员——张智尧版的《楚留香新传》豆瓣评分高达8.7,但最终上线却只落在山东卫视的深夜档,收视也平平。

在《说英雄》的宣传中,往往把它定义为“江湖剧”,而非“武侠”。金庸曾在演讲中谈到“侠”的反叛性,“侠以武乱禁”是站在统治者立场表明的观点,而帮派斗争的背后都有朝堂势力,雷纯的义父是宰相蔡京,早在苏梦枕狄飞惊坐下谈判的破板门,就有刑部官员端着茶盏遥遥旁观。

朝堂势力的加入,观众所熟悉的、“反叛”的侠气也所剩无几,不够有侠气、不能仗剑走天涯的江湖,会是观众熟悉的江湖吗?李木戈拍不好温瑞安,能拍好温瑞安的人,又在哪里呢?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