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送别蓝天野,濮存昕冯远征万方还有讲不完的故事……

娱乐新闻 2022-06-14 12:01:3126

14日上午,“七一勋章”获得者,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表演、导演艺术家蓝天野告别仪式举行,北京人艺的同事及亲朋好友送他最后一程。濮存昕、冯远征、万方深情追忆在艺术道路上与蓝天野交往的难忘往事。

濮存昕:我进入北京人艺的领路人

“天野老师是我的恩师,没有他,我进不了人艺。”一提到蓝天野,濮存昕就充满了感恩之情,他回忆自己当年在空政话剧团,一度很受挫,没想到蓝天野主动请他演个角色,这给了濮存昕很大的鼓舞。

史春阳 摄

“作为人艺子弟,这是我多年梦寐以求又不敢说出来的事啊!” 濮存昕至今记得当时蓝天野坐在沙发上和他谈戏的样子,“他说,剧本叫《秦皇父子》,郑榕老师演秦始皇,他认为我适合演长公子扶苏。当时我很惶恐,人艺那么多演员,为什么一定要请我演?但天野老师说他看过我演的《周郎拜帅》,认为只有我合适。”然而,这件事当时在人艺引起了许多人的反对,有人说,“难道人艺年轻演员都死绝了吗?”有人说,“濮存昕虽然是苏民的孩子,但不一定就他合适啊,再说人艺从没什么先例外借演员排戏。”但让濮存昕钦佩的是,“面对如此之大的议论与阻力,天野老师不为所动,力排众议,坚持要我演,并且表示‘否则我就不排了’。”

史春阳 摄

最终,人艺同意借调濮存昕进《秦皇父子》剧组,并且批准了濮存昕调进北京人艺的申请。“但是我在《秦皇父子》中演得并不好,蓝天野老师有些失望。他想扳正我当时比较概念化的表演,还有一些并不高级的创意与情绪状态,所以在一个需要我独白的地方叫停了好多次,让我当时很没脸面。但我那时并不懂得他要我表达的是什么,所以他干急也没办法。”濮存昕记得,有一次,恰好排练场有一块道具石头放的不是地方,天野老师一脚就踢了过去,没踢开,反而把自己的脚踢疼了,一个人在那儿倒吸凉气。“他那是真发火了,可想他有多着急。他虽然并不满意,还是留下了我。所以这让我一直特别感激人艺,感激天野老师,感恩他给予我命运的这种支持,给了我一个推力,让我上了一个台阶。”

在濮存昕心目中,“天野老师是有高级趣味的人。”濮存昕表示自己一直钦羡天野老师的风度与气质,“他是在一种境界中生存着。包括他的画、他的字、喜欢玩的石头,他有那种物外真游的性情。”

天野老师患上胰腺癌之后,濮存昕曾为其到处求医。今年3月6日,蓝天野出院回家,濮存昕还到家中亲自给他理发。理发后精神不少的蓝老高兴地发了条朋友圈。这也是濮存昕最后一次见到蓝老。对于天野老师的离去,濮存昕觉得“非常圆满”:“他走得很安详,就像演出的结束,应该获得掌声。这是他的修行到了,我觉得真是特别圆满特别好。”

冯远征:多年后的“道歉”让我感动

冯远征并没有跟蓝天野在同一部戏中合作过,但是1986年,夏淳导演让24岁的他饰演《北京人》中的曾文清,之前这个角色是蓝天野饰演的,冯远征很想找天野老师请教,但又不敢直接找他,没想到有一天在澡堂子碰见了天野老师。“我就一直等他洗完澡,趁他换衣服的时候,斗胆跟他表示:‘我是学员班的冯远征,这次夏淳导演让我演曾文清,想跟您请教一下,您当年演曾文清的体会。’他就似看非看着我,也不说话。等他收拾完东西,准备走的时候,回头看着我说了一句:‘没什么可说的啊。’”冯远征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在心里有了个小心结,“他为什么不想跟我说呢?是因为我太年轻了吗?直到过了若干年以后,我排《哗变》的时候,请教朱旭老师该怎么演,朱旭老师也不跟我们讲,他说:‘我不能给你们讲,因为我的理解不一定是你的理解,我的阅历和我对这个角色的认知跟你不一定一样,我只能给你讲当时导演都有什么要求,但不能讲我是怎么演的。’我一下就有点明白了。”

后来,有一次冯远征到北京电视台做节目,天野老师也在,冯远征就讲了曾经向他请教但是没有得到答案的事情,天野老师立刻诚恳地对冯远征表示:“我不记得这个事了。但我不希望我说的话会影响到你,所以不愿意说,也不能说。但是我想给你道个歉。”天野老师的态度让冯远征特别感动:“一个老艺术家因为自己曾经对一个年轻演员的拒绝,会在多年以后跟我道歉,这确实让我特别感动。他和朱旭老师的做法也影响了我,我在给年轻人排戏的时候,也不会去跟他们讲该怎么表演。”

冯远征还表示,他当了演员队队长之后,因为学员班培训的事情找到天野老师,希望他能给学生上上课,天野老师表示必须支持。“每次他给年轻人上课,我也坐在那儿听,我觉得也是一个了解他的过程,同时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关于表演的认知和观念。他今年本来打算排《北京人》,但是因为身体不好,没有排成。他还说,等到病情缓解一些,还要来给年轻人上课。”冯远征感慨道,“跟他有了这些接触后,觉得跟他更亲了,而且感受到他对剧院的无私奉献,还有那种特别渴望能把自己的表演经验、人生经验,都传授给别人的态度,让人特别敬佩和感动。”

万方:特别有魅力的了不起的人

剧作家万方小时候经常跟着父亲曹禺去首都剧场,常常见到蓝天野。“在我眼中,他是一个特别有魅力的、英俊的、声音洪亮的了不起的叔叔。”

70年代末,北京人艺排演曹禺剧本《王昭君》,蓝天野演呼韩邪单于,他的妻子狄辛演王昭君。万方至今记得蓝天野在剧中有一段呼韩邪单于悼念亡妻的独白,“这段独白蕴含的情感非常独特,我被这种深情打动了。他的声音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节奏和情感的表达是那么直接、真诚。他不是扮演,是他真的从心里发出的声音。我觉得他的台词无论从节奏,从声音的把控,从情感的表达,都是唯他独有的。”

1992年,万方到人艺看老版《茶馆》最后一场演出。“天野叔叔饰演的秦二爷,那精气神真是非一般人能达到的,当时他已经65岁了,但秦二爷出场时设定的是意气风发、正当盛年,充满了一种放射到整个剧场的光,那种生命力的光一下就打到我心上了。”第三幕中,秦二爷已经垂垂老矣,他又让你感受到人生暮色的苍凉。

蓝天野60岁从北京人艺离休后,将近二十年时间里没有演戏,万方和他的来往也很少了。直到他重回戏剧,接触又频繁了起来。“我们经常一起去看各种不同风格流派的戏,他酷爱京剧,也愿意看国外的戏,还很爱去小剧场看年轻人的演出。他永远有一颗接受汲取的心,对于一切他所看到的,他的心都是敞开的。哪儿有戏,他都要去看,时间排得可满了。”

一次看戏时,蓝天野突然对万方说:“你能不能给我写一出戏?一出两个老人的戏。”万方很惊喜,于是,有了从一位老年人的角度回望人生的《冬之旅》。万方说,《冬之旅》对自己的创作也有很大的提升,“如果没有天野老师,我的戏剧创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蓝天野转做导演后,万方也看过他的每个作品,“最突出的印象是,他对新鲜的东西永远有一种理解和身体力行。”万方最后一次见到蓝天野,是2020年去人艺看他再演话剧《家》。“那时天野老师已经93岁。谢幕的时候,他对观众深深鞠躬,他对舞台的热爱,观众对他的热爱,我都能感受到。”

万方今年为北京人艺70周年院庆录制视频时,心里还惦记着“天野老师能来就好了”:“我知道他病了,但我觉得天野老师应该能来的,在我的感觉里,我真觉得还能够见到他。”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