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从《梦华录》《警察荣誉》看观众喜欢什么样的选角?

娱乐新闻 2022-06-19 18:01:5024

在今年上线的剧作里,超过8分的并不多,尤其是古装题材的影视剧,几乎全军覆没,几乎没有一部出圈的。

《梦华录》《警察荣誉》的出现,让大多数人用打分来表达对国产塑料古偶剧和现代剧的不满,尤其是在被投喂了许久的烂作品之后,难得出现各方面都不错的电视剧。

《梦华录》评分已高达8.6,甚至超越了开年央视大作《人间世》,怎么看都像是一场带有报复性质的情绪性好评,刘亦菲和陈晓的“顾盼生辉”组合,无疑是本剧大获全胜的关键因素。

还有最近刚播出完毕的高口碑剧作《警察荣誉》,在剧情质量有所保证的前提下,几位主演颜值在线,演技不俗。

所以说到底,让整部剧事半功倍的,还是精准的选角。

一部剧能持续吸引观众并维持好口碑、高播放量的,除了剧情精彩,人物逻辑在线,制作精良化外,演员的颜值、扮相和演技也决定了观众是否会入坑。

演员适配 演技到位

以《梦华录》为例,刘亦菲和陈晓光是在颜值扮相上就吊打一众演员。

刘亦菲扮演的赵盼儿,唇红齿白,一瀑黑发,一袭素裙,仙气飘飘,衣袂如羽,尤其是那一双眼眸,总是波光鳞鳞,似一汪清澈的泉。

陈晓饰演的顾千帆剑眉星目,高贵优雅,邪魅霸气,看似多情,眉宇间尽是风情。

剧作以《救风尘》打底,女主为被压迫和羞辱的对象,在男权父权社会的背景下,在女性体验和语言相遇的一刹那,演员要能够折射出这一性别的声音具有的某种完美的特点:漂浮、抑制、急速滑向中心。

刘亦菲除了扮相极美,颜值过高外,很好地理解了剧本中应有的女性力量,理解了那个时代女性的处境,在演出了她们集体悲哀的同时,眼神中还多了几分坚毅,是对那个时代的锯齿狼牙的绝地反抗。

陈晓更无须多说,本身演技不错,职场上的稳准狠,霸气时英气纵横,娇柔处百转千回。

在感情上和女主的暧昧拉扯诠释得淋漓尽致,喜悦时他眼底的笑意,能温暖一季寒冰;难过时他眉间的微皱,能哀伤一片花海。

所以《梦华录》的爆火,一部分因素是刘亦菲和陈晓的适配,而这也不仅是颜值外形气质扮相上,演员和角色之间达到高度统一,还来源于演员对角色的把握精准,演技到位。

所以资方和演员都要找到能够fit in的新角色,才能够从精神上融入剧本叙事,才能够继续存在下去,但这也不过是回归审美的常识,做好影视剧的根本。

而且演员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其实是不适合曝光过多的,会消耗演员的神秘感,让观众无法入戏,也容易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

陈晓和刘亦菲均是很少上综艺,不会过多展露自己非职业属性一面的演员,很大程度上也是剧作吸睛点。

另一个例子则是丁黑导演在《警察荣誉》中,选择和本人实际性格反差较大的张若昀出演男主。

30多岁的张若昀为了能演好20出头的毛头小伙,留了个齐刘海,穿上休闲装,眼神中多了憨憨、毛躁的青涩气质。

一眼望过去,角色形象就立住了,演员像是为角色量身打造。

他将李大为这个见习警员初入职场,充满好奇,将对人情世故并不能完美驾驭的设定塑造到极致,还将小人物那渴求生命中片刻的柔软或懦弱所呈现出的张力,拿捏得当。

张若昀戏路宽泛,出演的角色极富挑战性,但几乎都还在他能掌控的范围内。

即使在《九州天空城》里,张若昀的妖娆扮相算不上绝对出彩,可气质上并不违和。

所以整容式演技加演员整体营造的氛围感,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口碑回春,但前提一定是二者不能差距过大。

要知道这世界并不存在真正的千面人演员,演员和角色一定是互相成就的,试想一下让孙红雷出演以上角色,纵使演技惊为天人,也会让人觉得不适配。

《警察荣誉》里其他角色选角也都非常不错,几个老戏骨表演自然,像王景春不是全靠台词或是肢体语言,很多时候一个笑容就能够感受到他是浸淫职场多年的老警察,前一秒是笑面虎,后一秒变脸老狐狸,于深藏不露中掌控全局。

宁理扮演的陈新城,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却把一个得知女儿被侵害后悲痛欲绝的父亲,刻画的入木三分,抱头痛哭的那场戏令不少观众动容。

所以很多时候,选角适配会让整部剧熠熠生辉。

所以套用编剧全勇先的话:演员确实不在于美丑,而在于让人信服。他往那里一坐:或阴险,或狡诈,或沉稳,或智慧超群,或是个怪物天才。不用说话,不用使劲,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流露在脸上。这除了理解角色的能力之外,还需要演员本身的基因里有这样的东西。

这就强调了以演技为前提的条件下,当演员遇到与本人适配度高的角色时,才更容易成功。

剧方选错角 剧作毁一半

众所周知,选角是作品最先触达观众的首要因素,不少导演也相信,选对角色,工作就完成了一半。

但偏偏有些剧方对剧作角色的审美,尤其是古装剧,早已与观众离心。

在这个资本强捧,流量文化冲击的时代,演员的商业价值,团队的话语权往往跟导演的愿景一样左右着选角,最终角色的选择更倾向于“钱途”而非创作的一端。

我们暂时先抛开演技不说,一部作品中的男女主角连基本的赏心悦目都达不到。

这其中分几方面,首先是演员的颜值不达标。

近两年,皮囊不够好看已成大势所趋,古装剧领域里,尤为明显,古装美男的审美降级在去年更是引发了大规模群嘲,甚至因为丑到出圈,一度上了热搜。

凹陷的脸颊,厚重的嘴唇,怎么看都难以与四海八荒第一美男联系起来。

小短剧《将军家的小狐仙》,男主人设是美强惨,可看起来并不美。

现代装还算精神的金瀚,在《君九龄》中被网友吐槽无法将他和“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联系到一起。

另一种是气质扮相不符合角色定位。

有些明明是标准型男、美男,偏偏长相气质过于现代时髦,其古装穿着打扮、语气语调,都不符合人物的身份。

除此,还有一类自杀式选角,是资本完全没考虑演员本身和角色的契合度,只考虑人气与市场。

比如去年被嘲出天际的《第一炉香》。

张爱玲笔下的葛薇龙和乔琪乔:

“平淡而美丽的小凸脸,眼睛长而媚,双眼皮的深痕,直扫入鬓角里去。纤瘦的鼻子,肥圆的小嘴。

他比周吉婕还要没血色,连嘴唇都是苍白的,和石膏像一般。在那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底下,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

彭于晏和马思纯,颜值演技绝对在娱乐圈是排得上号的,可两个人就是不像张爱玲笔下那个被时代裹挟,无法掌握命运的几近毁灭之人。

几年前新剧版《半生缘》更是选得荒唐,投资方根本没理解原著人物的内心动机,人性的幽深。

秉持风情笼络男人,实则内心充满无助感的曼璐,以及飘零的,在时代的激流中没有能力自保,只能认命的曼桢。

风雨飘摇的姐妹花,却选了气场强大的刘嘉玲和体格健壮的蒋欣出演,怎么看都是姐妹俩要称霸上海滩的架势。

还有的是演员对自我认知与观众期待的错位,导致选角失误。

即使是演技精湛如章子怡在《上阳赋》里扮演15岁少女也只会显得违和。

无论是何种原因,演员不能全部背锅,其问题更多的是有些选角并不考虑剧本设定,观众感受。

剧集生产走向工业化、专业化之后,有的只是商业化考量。

在演员各方面因素都不稳定的情况下,影视剧暴雷指数急剧上升,因此愈发引来观众不满。

坚持初心 只选最对

今年几部剧作的成功,或许会令片方更重视选角的正确性意味着什么。

对观众来说意味着能够和人物共鸣,和故事情节建立联系;对制作方而言是一部作品成功的基础;对演员来说,一个好角色能成其代表作,也开启了未来更多创作可能。

选角是一门复杂的创作,已经独立成为一个行业,除了男女主角,近些年副导演、选角导演等幕后人员与资本方一同参与其他角色选取,在预算范围内配合准确度去找合适的演员。

颜值外形,流量人气,演技,演员之间的CP感,都是重点考虑的因素。

资方有资方的考量,剧组有剧组的需求,演员有自己的选择,但现实情况就是话语权终归是资本方最大。

可选出来的男女主角与影视剧角色适配度不高,也不太能扛剧,年轻主演频频被吐槽,以至于其他配角要么艳压主角,要么就是更不贴合。

整个影视寒冬大环境下,投资市场决定了很多要素,资本在选角上对于人气的考虑,演员档期是否合适,所以影视剧中的角色是否真的符合剧本要求,就不再那么重要,成为绝对标准,从而也导致中国影视行业面临着青黄不接、断层严重的现实问题。

其实一部影视剧的选角代表了导演细致入微地揭示人性心理、生活的万象,也意味着大部分演员让渡掉个人部分主体性后,对欲望的深层表达。

二者与作品本身的气质要一脉相承,才能让作品与演员贴得更紧。

庆幸的是,当下依旧存在很多不忘初衷的影视创作者,他们坚持内容为王,选角不要流量,要与角色适配。

比如正午阳光,秉持着这样的理念拍出了《大江大河》《山海情》等一系列佳作。

年初现实主义题材剧《人世间》中每个角色都从演技到人物贴合度,都达到了精准,引发全民热议,其中导演李路选演员的标准就是最合适,不计其他。

正是因为他们让内容与演员契合度回归到影视创作的本位,才出现了创新与品质兼具的作品,写中国近代历史惊险离奇的波澜,是一场精彩的试验,精彩纷呈的群像戏背后,不止是一种将苦难过滤的、浪漫化的集体怀旧,反而是直陈历史的凶险。

所以感谢这些创作者,他们创作的自由与意志,在面临被巨大的市场环境审视和遮盖下,仍坚持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也希望未来能有更多好作品出现吧。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