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网标时代开启,会影响你要追的剧吗?

娱乐新闻 2022-06-04 12:00:4055

随着《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上线,正式结束了“上线备案号”时代,开启了更加规范的“网标”时代。

出品| 博客天下大文娱组

作者|吴羽

编辑| 孤鸽

“网剧片正式拥有网标。”

自6月1日起,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正式开启全面发放《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如院线电影片头的龙标,网络剧片也有了“网标”——在时长五秒的片头中,刻有“网络视听”四字印章浮现于朱红底色之上。

近年来,被视为“野蛮生长”的网络剧片一路走在正规化道路上,从平台自审到“上线备案号”时代再到如今的网标,网络剧片正式有了“身份证”。

网标的到来,对行业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博客天下》采访了几位相关从业人员,他们各有看法。

“我们跟院线电影一样了”

5月31日当天,网络电影制片人王楠的朋友圈被“网标”相关内容刷屏。他看到的第一反应是兴奋,“更正规化了”。对于长期处于边缘地位的网络电影而言,这意味着离主流电影更近一步。

早在今年三四月份,“网标出台”已在圈中不胫而走。五月中旬,最新上线的网剧《对决》、网络电影《青面修罗》《金山上的树叶》片头,都出现了类似院线电影龙标的“网标”,引发外界对于这一新变化的关注。

《对决》成为第一部获得“网标”的网剧

如今,《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已正式全面发布。根据规定,“投资数额较大的”网络剧片--即投资500万元以上的网络剧、网络动画片,以及投资100万元以上的网络电影、网络微短剧--均应依法取得网标。

考虑到如今市面上投资低于100万的网络电影、低于500万的网剧已是极少数,可以说,对于未来能够进入观众视野的网络电影、网剧作品而言,“网标”将是一种标配。

《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

这将对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在王楠看来,这是一件“规范化、能激励从业者创作”的事情。他所从事的网络电影行业,虽然已经经历了多年“提质减量”的发展,也涌现了一些佳作,但始终被视为较院线电影“低人一等”的作品。

此前,网络电影通过审核后仅有“上线备案号”,相较而言也不够正式。如今,院线电影拿“龙标”,网络电影拿类似的“网标”,会使两者至少在形式上平起平坐。“其实无论院线和网络,大家都是抱着创作好电影心态去做,这种变化会让网络电影从业者感觉被重视了。”

互联网电影集团CEO范江浩自2011年进入网络电影行业,历经十一年网剧片审核方式变迁。在他看来,网络剧片这些年一直走在逐步正规化的路上,这次《网络剧片许可证》在更加规范化的同时,也树立了一种新标准。

“网标会成为一种行业标准。你一看到这个片头,就知道这是一部审核过的片子,可以到任何视频平台上去发行了,这对于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

《金山上的树叶》成为第一部获得“网标”的网络电影

听到“网标”正式出台消息时,网剧制片人江白正在跑招商。她的想法是,虽然规则允许那些低成本、非重点项目不在“网标”范畴内,但可以预见,“以后你去招商的时候,没网标的作品人家不会看了。久而久之,这部分内容自然就淘汰了。”

“可以说(网标)推动了内容精品化,也可以说让一些做低成本项目的小公司更难了。尤其是目前疫情之下,本来项目就很难开起来。”她如此总结道,“大浪淘沙了。”

目前而言,“网标”带来的变化还仅仅是形式,是否会带来审核上的具体变化还未可知。一些业内人士表达了相关担忧,比如网络剧片原本在审核时间上较短,过审也相对容易,“网标”是否会带来配套的尺度收紧、审核时间增长?

就在本月,王楠的一个网络电影项目将要提交审核,他对此抱有乐观态度,“我到时候看看,网标到底会有什么实际影响,我相信这个行业会越来越好的。”

从“野蛮生长”到“正规军”

回顾十年来网剧与网络电影的发展之路,是由主流影视的“化外之地”出发,一步步迈向规范化、主流化、精品化。

虽然在2012年时,国家广电总局已出台了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但早年的网络剧片,主要由平台自审自播。每家视频平台会自己组织培训审核团队,对提交作品进行审核,各家标准并不统一。在范江浩的记忆中,那段时间,“尺度上、标准上、价值观上都相对宽松。”

这样的环境,促成了早期网络剧片的野蛮生长。在新兴的互联网沃土上,它们成本不高、创作自由、擅于根据网友喜好来创作,涌现了不少至今仍令人津津乐道的作品,但也存在粗制滥造、迎合低俗趣味、暴力血腥甚至“打擦边球”等现象。

网络大电影

到了2016年左右,网络剧片的影响力受到大范围关注。网络电影方面,2015年僵尸片《道士出山》以28万成本、1个月摄制期、找大三学生制作的特效,蹭陈凯歌《道士下山》热度走红,一举拿下1500万元分账票房,一时震动主流电影圈;网剧方面,《太子妃升职记》《灵魂摆渡》等作品成功破圈,带动更多影视公司、投资人和流量明星入场。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线上线下统一标准”的呼声愈高。2016年底,广电总局正式发布《通知》:“所有视频网站的网络电影、网剧、网综等网生内容都需填写重点网络原创节目信息登记表,实行备案登记制度,并由视频网站统一盖章报送各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备案。”2017年,广电总局再度明确电视剧、网络剧同一标准管理。

伴随大批作品下线整改,网络剧片正式开始了“上线备案号”时代,在内容上、制作上、题材上也逐渐向主流靠拢。

由此带来的一个显著变化是,2017年网络电影总量锐减,但分账票房超过1000万元的作品则有所增加,进入“减量提质”阶段。网剧则涌现出《白夜追凶》《河神》《无证之罪》等佳作,被认为是“精品元年。

《河神》

网剧制作人江白在那段时间入行,如今回忆起来,她感觉那段时间仍旧“较为宽松”。她只要将作品提交给视频平台即可,平台会负责将大批影片一起送审,通过审核的作品取得上线备案号。

这样的流程给剧片方压力较小,“有时候,即使平台看了作品觉得有点悬,也不会直接给你打回来,可能就一起送审试试看”。

更大的转折点在2019年。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升级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系统的通知》,对投资额500万元以上网剧、100万元以上网络电影等重点项目,由“平台代为备案”改为“剧片方自主备案”,经过“两次备案”“两次公示”,分别取得规划备案号和上线备案号后,才可以进行招商、推广及播出。

这一变化使得剧片方的压力陡然增大,江白记得那一时期自己为作品写了很多思想内核介绍,“之前由平台方面代为提交审核,他们操作起来也很快,而现在你需要自己去准备相关材料,而且要有专门的人去跑审核这块。”她专注于做甜宠剧,也是因为该题材相对“安全”,容易通过审核。

这种变化也意味着网络剧片在具体审核流程上靠近院线电影、电视剧,“线上线下统一标准”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是逐渐成为一个事实。虽然业内仍会觉得网剧片审核比电视剧、电影容易且速度快,但其差距已明显缩小。

其对作品制作方面的要求,也在日益提高。网络电影制片人王楠感觉,从2018年开始,审核方开始就视效、调色等专业方面提意见,“(广电总局)网络司那边确实是越来越专业了,他们也是尽量推动做精品化内容。”

如今,《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上线,正式终结了“上线备案号”时代,开启了更加规范的“网标”时代。

网标是形式,精品化是内核

在采访过程中,几位业内人士都共同提到了一个词——“精品化”。

他们认为网标的出现,会有利于推动网络剧片向精品化发展。比如,范江浩说,“我并不觉得它是一个决定性因素,但它给行业树立了一个信心——要创造精品内容的信心。”

不可忽视的是,虽然近十年间每个“审核收紧”的关口,都会令业内人士感到压力增大,但与此同时,网络剧片也逐渐成为影视“主力军”,摆脱过去粗制滥造、“山寨雷人”、迎合低俗趣味的负面形象,以更加专业化、高水平制作,获得更大范围内观众的认可和喜爱。

近些年来,网剧质量上完全与电视剧拉平,不少优秀作品甚至能以“电影质感”赋予行业新标杆。网络电影虽然距离院线电影尚有差距,但经过多年“提质减量”也于近年涌现出了《浴血无名川》《硬汉枪神》等口碑之作。

网剧《长安十二时辰》

从某种意义上说,网络剧片走向精品化,也是生存之必然。

范江浩在网络电影初期入行,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为5亿,正处于不断增长中,影视公司入局者还不多,网剧、网络电影成本低廉。他当时乐观的猜想是,“只要有1%的人看,就是500万人,每人5块钱就是2500万,而网络电影的成本很低,可能只有500万,利润空间很大。”但随着行业发展中的变化,这一预期并未达成。

可以说,网络剧片早年旺盛蓬勃的“野蛮生长”,不仅仅是因为其在主流影视空白领域满足了观影需求,更是因为这片互联网沃土本身还有“拓荒红利”——成本低、竞争小、用户不断增长。

然而,如今网络剧片已经进入了成熟发展时期,竞争也更加激烈。自2021年中国网民数量突破10亿后,用户增量已然见顶,而入局的影视剧公司又不断增加,更有短视频等新兴内容争夺注意力,这使得唯有真正优质的内容才能脱颖而出,满足观众日益提高的观影期待。

从备案号到网标,变化的只是一种形式。对网络剧片来说,如何用规范的工业化流程控制成本,如何打造精品内容赢得“蛋糕中最大的一块”,才是决定未来发展的关键。

(注:王楠、江白为化名)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