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周杰伦能激活死气沉沉的数专市场吗?

娱乐新闻 2022-06-21 12:02:0123

泛娱乐顶尖自媒体 只讲干货和硬逻辑

犀牛娱乐原创

文|方正编辑|朴芳

那个男人回来了。

无数次的“鸽”,换来今夏的万众狂欢。暌违六年,画饼五年(17年就说发专),周杰伦近日在官方油管频道释出11分钟的「2022年新专辑前导纪录片」,曝光与好友同游巴黎筹备新专的创作花絮,片尾硕大的7.15.2022实锤发行日期,这次不再是“狼来了”。

盼星星盼月亮的jay迷,听闻喜讯奔走相告,#杰迷过年了#、#周杰伦 终于等到你#、#周杰伦新专辑名字最伟大的作品#等话题在微博热搜杀疯,从早年间“一年一张唱片,和你不变的约定”到如今“六年等一专”,久旱逢甘露的网友情绪被集体点燃。

杰伦贴心为后辈留出追赶机会的六年,是华语乐坛饱受短视频神曲侵袭、屡屡陷入“华语乐坛已死”论调的六年,而从14年杰伦发行业内首张数字专辑《哎呦,不错哦》算起,数专行业则扛起乐坛的销量KPI走过了浮浮沉沉的风雨八年。

很可能的,杰伦这张7月大碟会是投向现今数专市场的一颗石子,荡起行业久违的涟漪。自去年8月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先后对数字专辑及单曲进行限购至今,数专行业久无新鲜事、失去昔日欣欣向荣的光彩,周天王强势归来,会带来新的变数吗?

“几千万张”跌到“一两万张”

2022年的数专市场一片沉寂。

去年限购令后,君不见往日各家流量粉厮斗销量的氪金竞赛,2022年华语歌手们发数专的积极性明显受挫。翻开QQ音乐的2022年畅销专辑榜,你也许会错觉进了哪个K-pop野榜,榜单前列皆是BIGBANG、BTS、SUPER JUNIOR等韩团新专,虽然他们中销量最高的BTS也只卖到281万张的体量,与过往动辄卖几千万张的数专盛世不可同日而语。

今年至今,华语歌手还坚持发数专的寥寥无几,“归国四子”之二的鹿晗、张艺兴是少数几位,但前者的新EP《Slow Ride(兜风)》只卖了489875张,后者《Dawn to Dusk》则区区161860张销量,要知道,艺兴两年前的那张《莲》可是卖过2673406万张的佳绩。

“几千万张”跌到“一两万张”,反映着数专销量集体断崖下跌的行业窘态。单依纯今年1月2号发的《勇敢额度》刚上线时只卖了12035张,截至发稿销量数停留在40369,无论怎么看都是不及格成绩,昭示着非偶像歌手变现的困境。去年行业普遍认为限购令有望助市场告别流量裹挟,但很显然,非流量的实力歌手并没有等来春天。

如此光景提醒我们思考数专行业前途命运。事实上,前些年国内数专市场表面斗得欢,但内里更像是虚假繁荣的泡沫。前限购时代,顶流歌手大几千万的数专销量多由后援会“催氪”粉丝复购撑起,实质上是偶像工业的副产品、粉丝经济的衍生品。

肖战《光点》卖47555617万,一个耽改剧演员在卖歌界独孤求败,这种行业怪事在当年是颠覆路人三观的。直到去年8月,蔡徐坤《迷》“赊歌风波”上了社会版新闻,专业律师称提前预售专辑却长达4个月“赊”下6首歌不发的行为涉嫌违法,看到“违法专辑”还堂而皇之割了韭菜们325万张,网信办坐不住了,清朗行动最先抓《迷》为典型对象开刀,音乐平台火速跟进限购令,自此,饭圈再不能把数专用作证明自家哥哥多棒的“吹嘘筹码”。

回顾往昔,“数字专辑”概念提出之初行业是无比为之振奋的。彼时的14年前后,华语音乐此前历经了漫长的盗版音乐免费时代,行业反盗版呼声此起彼伏,人们曾天真地以为,数字专辑基于对音乐人作品的极大尊重,会成为赋能原创音乐人收入和发展的“救世主”。

数专八年绕不开的名字:

周杰伦

事实证明,数专没那么伟大。

人们高估数专的原因之一,或因为它当年降生之始过于光彩夺目。14年周杰伦第一个吃螃蟹,联合QQ音乐推出国内从未见识过的首张数字专辑《哎呦,不错哦》,在线上购碟犹如唱片店买专的仪式感令歌迷耳目一新,349万销售额给低迷的音乐市场注入强心剂,原来互联网为“唱片”奏响的并不一定是挽歌。

随后八年,“周杰伦”这个名字不定期就会与数专业态发展绑在一起。16年他的《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售出1157865张,做到了口碑与销量齐飞。19年《说好不哭》单曲狂卖8937056张,20年《Mojito》再卖6973758张,销量飘红之同时,实现了付费作品还能在传播广度上刷屏全网的营销神迹。

因为周杰伦,因为这个华语原创音乐人的精神图腾,在《哎呦,不错哦》发布之初,人们曾过分乐观地以为,付费数字专辑能够成为帮助华语原创音乐人变现、改善他们收入状况的切实依靠。

现实却并不如君所愿。数专此后数年越发沦为饭圈女孩争抢KPI的“氪金工具”,流量歌手、偶像歌手成了喜发数专的先头部队,最该被扶持的原创音乐人要么不选择发数专,要么发了无人问津,这个行业并不完全遵从“为优质音乐内容付费”的逻辑。

究其原因,付费数字专辑与歌曲大众传播度之间存在先天矛盾。对于处于行业中腰部的大多数原创音乐人而言,能为了他们购买数专的粉丝体量有限,更妄谈像饭圈女孩那样去氪金复购,而为了这区区销售额牺牲歌曲原可以被免费传播的代价,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可以看到,能卖数专且卖得好的歌手其实也就两类,要么是能让粉丝氪金的偶像歌手,要么得如周杰伦、林俊杰那样即便付费也绝不折耗歌曲传唱分毫的头部大咖。连薛之谦、许嵩那样能在华语乐坛占山圈地的歌者,这么多年仍遵循“免费发歌”的模式,中腰部原创歌手们若付费发歌,不等于是自断作品被更多人知晓的前路嘛。

所以说,去年“限购令”绝对是纠偏数专流量至上思维、整治氪金打投乱象的英明之举,但去流量化只是规范数专市场的“手段”,并不是这个行业最终追求的“目的”。帮助有才华的原创音乐人靠数专赚钱,应当成为这个行业追求的某种共识。

等待7月的一场行业风暴

行业不是没有努力过。

这么多年,帮助海量原创音乐人出数专的各类“扶持计划”是各家内容平台发力音乐赛道的一个主旋律。比如,快手联合QQ音乐打造的两季“12号唱片”企划,酷狗音乐推出的为音乐人出唱片的“星曜唱片计划”等,都在切实用数专的作品形式帮助原创音乐人。

换言之,这是一个类唱片时代发歌的逻辑。当下的碎片娱乐时代,写歌门槛越来越低,只为碎片传播而写歌的“套路作品”扎堆,歌曲不用专业后期制作的加持就能发,唱歌的人可以只用网名,音乐作品史无前例的“不专业”。而小小的数专里,其实藏着唱片时代遗留至今最可贵的那抹对“作品”的尊重。

音乐平台牵头助原创音乐人更“规范”地做歌、发歌,或许这些扶持计划最终推向主流的音乐人数量还很有限(有颜人中、隔壁老樊、刘宇宁等),但借着数专向唱片时代靠拢的这个开发方向是应当坚持的。

犀牛君预估,周杰伦7月15日这张新专或将掀起一场行业风暴。在碎片音乐时代,这位流行天王执着地坚守唱片时代的做歌逻辑,用一整张专辑概念的“数专”搅动市场,既有望用现象级数据“复兴”这个沉寂已久的数专市场,也给原创音乐后辈们传递了一个姿态:数字时代我们仍要用扎实的作品说话。

透过近期这支「2022年新专辑前导纪录片」,结合合作对象郎朗微博暴露的蛛丝马迹,我们能合理推测,花絮里杰伦去巴黎筹备新专的时间点在2019年,依他的创作能力写新专根本不需要耗费六年之久,但耐心打磨多年还要发专,这里面或多或少带着一种对现今音乐传播的反叛、对匠心唱片模式的坚守。

2022鲜少有故事发生的数专市场,在限购袭来、流量式微、氪金退潮之后,急需周杰伦新专重新树立起一个新的作品标准,用实打实的销售数据鼓舞数专行业向更良性的方向发展,激活人们树立“数专听歌”的长期消费习惯。

石子将落,数专市场静候新一波涟漪。

END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