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就这?内娱钱真好捞

娱乐新闻 2022-06-23 18:02:129

《浪姐3》播到现在,愣是没浪起来。

赛制无聊,剪辑枯燥,假唱修音,主持拉胯…

相比前两季,这一季槽点一箩筐,吐都吐不完。

《浪姐3》,愤怒的弹幕

差劲归差劲。

《浪姐》这档综艺,万变不离其宗——

搞好剧本人设,娱乐流量至上。

真人秀,只是一场表演性质的秀。

谁认真、谁共情,谁就输了。

今天,咱们就盘点一下浪姐惯用的套路。

一声姐妹大过天

秉承“比赛第一,友谊第二”的精神,《浪姐》拓展社交圈子,主打姐妹情谊。

前有张萌宣传自家公司,广发英雄帖,邀请姐姐演她家的戏。

后有宁静豪送黑绷带、美容仪,豪华奢侈,彰显社会大姐大之风范。

化用郭巨人的警世名言,这就是:

“没有物质与地位的友谊只是虚弱的幌子,被风一吹,甚至不用风吹,缓慢走动几步就是一盘散沙。”

姐妹万岁,友谊万岁,赚钱万岁。

节目组利用真假塑料姐妹情,人为制造不少料。

譬如。

在成为“国外最火中国女明星佳霏”(戳这里了解内情)之前,孟佳、王霏霏二人在《浪姐》演绎一段“我成团,她却没有”的人间离别悲剧。

这场悲剧,离不开节目组的费尽心机。

作为顶级女团“miss A”的成员,孟佳、王霏霏的业务能力没话说。

此番参加浪姐,主要是心怀一个不灭的女团梦。

姐妹重新成团出道,岂不快哉。

但是,出于节目效果的考虑,孟佳连续三次公演票数垫底。

在兼顾团队秀与单人秀的情况下,她竟然在第三场公演被无情淘汰。

这个结果,令所有人震惊。

好姐妹王霏霏得知这个消息,犹如被雷劈中。

她转身蹲下,嚎啕大哭。

“为什么啊?为什么?她真的很优秀,我气为什么没有看到她的好。”

撕心裂肺的哭,感动了姐姐,也感染了观众。

这还不算完。

浪姐成团之夜,节目组再拿这对姐妹下手。

复活的孟佳第3名出道,王霏霏意外未成团。

一边,王霏霏意难平,故装坚强。

另一边,孟佳抱着奖杯,痛哭流涕。

看到此番姐妹煎熬的场景,节目组露出了得意的笑。

来到《浪姐3》,节目组故技重施。

这次,它准备拿twins下手。

节目人员问阿娇,为何参加这档综艺。

阿娇直爽回答,“阿Sa来,我就来。她不来,我就不来。”

节目人员问阿sa,是否想过两人要分开。

阿sa明白用意,“大家应该也想看我们自己比拼吧,我们做好心理准备了。”

打完预防针,节目组开始动手了。

连续两次公演分组,阿娇和阿sa都不在同一组。

尽管阿娇特别想跟阿sa在二公合体,也无计可施。

twins姐妹“互斗”,好戏一场接一场。

真姐妹尚且如此,临时姐妹更难逃魔爪。

一公,薛凯琪、张天爱、郭采洁、赵梦,四人组队。

她们配合很默契,玩得很开心。

套用张天爱的话:

“我们几个人就像是这一家的兄弟姐妹,跟她们3个人一起,是能够把很多快乐,有时间去分享给予给朋友。”

二公面临同盟重组,为了姐妹不分离,薛凯琪、张天爱、郭采洁坚持选择赵梦。

甚至,她们还拒绝了那英的邀请。

计划扭不过规则。

最终,张天爱被孤零零地落下,亲眼瞅着薛凯琪、郭采洁、赵梦三人团聚。

她,流下了深沉的泪水。

这种“生死离别”的戏码,屡试不爽。

黑红也是红

黑红皆流量,只能红就行。

对无名无姓的十八线艺人来说,这是一条快速成名、占据流量话题的歪门邪道。

《浪姐》的姐姐们,地位悬殊,人气也有高低之分。

弱势的一方,自然会考虑黑红路线。

想方设法地冒头,争取更多的曝光机会。

要想镜头多,就要会造话题。

尤其剑拔弩张的抓马戏,贼有看点。

不仅节目组喜欢,而且吃瓜观众爱看。

唯一的代价是,她背上黑红的骂名,好人人设一去不复还。

陈小纭,靠着《如懿传》名气渐长。

剧中,她饰演忠诚不二的贴身侍婢惢心

此人聪明伶俐、察言观色、不卖主求荣,深受如懿赏识。

只可惜。

这道白月光在《浪姐》变成了茶艺大师。

《如懿传》

公演选歌,容祖儿团队不幸拿到了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

这歌经典走心,特别难唱,连那英都不敢要。

因为不好唱,所以在组内分歌选段的时候,需要从整体的完成度上来选词。

可是,陈小纭不顾整体性,率先举手,抢地盘。

“我觉得A是简单的,我想唱A。”

开头第一句,非常难。

这不关乎音准,而是情绪的铺垫。

一旦开头打不好,这首歌就白瞎了。

作为一位发过30张专辑、举办150多场巡回演唱会、12次获得《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女歌星、11次获得《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女歌手金奖的专业歌手,

容祖儿委婉地建议她:“我觉得A要唱出韵味。”

但,陈小纭吃了秤砣铁了心。

“我觉得我做到,因为其实就像你说的,它其实就是一种叙事和状态,我觉得我们身为演员,更可以把那个状态表达出来。”

双方争执不下。

容祖儿只好听从音乐总监刘卓的建议,让大家现场唱一下自己的那一段。

陈小纭偏偏不干,认为容祖儿在故意刁难,让她丢人。

“你给我点时间把,可以吗?

你现在让我感受,我唱不好。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定要逼我唱这个,在这么多人面前。”

看着陈小纭梨花带雨,容祖儿百口莫辩,只能低身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得不佩服,这手段真是高!

会哭会闹,抓马拉满,选段拿到手,镜头还足足的。

唯一的牺牲就是,她积累多年的好感,全部败光。

如今提到陈小纭,大多数人只记得她咋作妖的。

无独有偶。

《浪姐3》也设计了一位茶艺大师,某某子女士。

人虽不红,就是爱蹭。

“想红”二字,早已写在脸上。

红毯晕倒一事,只能当事人清楚真相。

为了出镜,她准备了各种招数。

第一招:“我可爱至极”。

采访环节,她主动提自己犯蠢,选了假花。

工作人员没听懂意思,她反倒假装很意外。

努力解释一番,还给自己下一个定义:

“我是世界上最奇葩最搞笑的人,我可爱至极。”

更过分的是,她撂下一句狠话:“你千万不要给我剪进去。”

姐妹,这潜台词过于明显,真把大家当傻子啊。

表面:千万别剪进去。

实际:千万要剪进去。

第二招:我太虎了。

分组结束,姐姐按团队坐在一起。

她径直走到阿Sa身边,用质疑的口吻问,“你加入我们团了吗?”

这妹子喝大了?胡讲啥呢?

“阿娇在那边!”阿Sa一脸懵逼,翻了个白眼。

“你俩太像了,我给她道歉,这部分不要播上去。对不起阿娇,我真的太虎了。”

她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

看到这段,我被尴尬到了。

阿娇阿sa很像吗?阿娇阿sa很像吗??阿娇阿sa很像吗???

眼神不好,就麻烦返场重做,好不好!

第三招:阿娇太直。

后台训练,阿娇指出她的问题,“你的眼神也太死了吧,你不要这么死板。”

一句忠言逆耳,竟惹了小公主。

人家耿耿于怀了一整天。

返回别墅寝室的路上,她对阿娇发难。

“你是平时跟朋友说话也是这种方式?对不对,直给的方式。”

阿娇顿时无语,一言不发。

为了缓和气氛,宁静赶紧出来打圆场。

这场碰瓷,最终以阿娇道歉收场。

把没礼貌当直爽,沉醉“太虎”的人设无法自拔。

喂,“可爱虎虎”的小公举。

你没事吧?要不来颗溜溜梅?

浪姐变味了

套路的尽头,是变质。

作为一档女团竞演真人秀,《浪姐》一直高调标榜女性不应被年龄定义。

遗憾啊,口号很响,路却走偏了。

第一季,姐姐们为舞台拼命,为女团梦而努力。

第二季开始,节目开始弱化竞争,将竞演变成文艺汇演。

特别是,第三季。

没了成团见证人、女团经理人、女团总顾问之类的虚职。

连“姐姐”两个字,都从节目名称里划掉。

这或许也昭示,它失去初心,拥抱了更平庸。

如今,《浪姐》不再是浪姐,而是退休养老院团建。

所谓的成团,无非是组团旅游,再来一场非正式解散。

毕竟,人人都是姐。

她们都是腕儿,都很忙呢。

追浪姐追到现在,我一集不落。

渐渐地,我开始认同来自豆瓣网友的一则评语。

“当那英和宁静在那儿指点江山的时候,《浪姐》呈现出了鲜明的话语权力结构。江湖格局已固化,小虾米们再无大风浪。”

你呢?还在追浪姐吗?还是浪花吗?

Copyright © 2022 新华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