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人生大事》:“重塑”朱一龙

娱乐新闻 2022-06-25 18:02:2022

这不是我们常见的朱一龙。

寸头,花衬衫,皮肤粗糙、黝黑,嘴里经常嚼着东西,气质有些吊儿郎当。

这是《人生大事》里的莫三妹,也是朱一龙。

朱一龙说《人生大事》是一部对他挺重要的作品。那么恭喜他,他用不错的表演抓住了这次机会,证明了自己作为演员的可塑性。

同样,在如今艰难的影市环境下,作为水准之上的国产新片,《人生大事》的上映值得肯定。

只不过,电影在后半部分暴露的问题,我们也不能忽视。

朱一龙蜕变了

《人生大事》的主角莫三妹是个带着痞气的小市民

他从小跟着父亲干殡葬行业,被外人嫌弃晦气、“吃死人饭”;为女朋友进过监狱,出来之后又被女友背叛;人生最大的指望来自父亲即将过户给他的一套房子。

这是一个和朱一龙完全不同的角色。

银幕/荧屏内的朱一龙,是《知否》里温润谦和的小公爷,是《叛逆者》里正直单纯的林楠笙,有魅力、有光环

银幕外的朱一龙,儒雅、腼腆、内敛、话少

但朱一龙把莫三妹演活了

如果说他之前是在用自身的气质和技巧去贴合角色,那么在《人生大事》中,他放下了包袱,用细腻的表演和情感,塑造了莫三妹,成为了莫三妹。

表面的塑造,在于形。

朱一龙剃寸头、增重,从外形上看更加贴合角色。

被问到朱一龙剃头之后对颜值影响大不大时,小演员杨恩又说:“我觉得挺大的。因为我感觉他走在大街上就是平常人,都是认不出来他是朱一龙的。”

莫三妹身上确实看不到任何朱一龙的影子,他放开了自己,自然、不拘谨。

有一场莫三妹边吃饭边教训孩子的戏,他说话时能看到嘴里的食物残渣,情绪激动时还有唾沫溅出。这并不美观,但这是莫三妹会做的行为。

更深层次的塑造,是神似。

莫三妹的出场,就能很清晰地看到角色性格。

他自如地穿梭在吵闹的市井小巷,嘴里嚼着东西,随手拿了地上烧给死人的纸点烟,眼神里带着一丝戾气。

莫三妹性格鲜明,稍微用力过猛,就容易演得过火,但朱一龙恰到好处。他的眼神、肢体动作、拿烟的手势,甚至是细微的表情,准确、自然且符合人物。

这其中有很多需要精心设计的表演细节

比如监制韩延说朱一龙喜欢往脑门上喷很多汗。武汉的夏天很热,店铺里没有空调、时常需要跑活、抬棺材的莫三妹,额头就应该挂着细密的汗。

电影中朱一龙还会直接撩起衬衫擦汗,这也十分符合角色。

再比如有一场莫三妹给父亲送酒的戏。那是一瓶很贵的酒,两千多块。他给父亲倒完之后,自己拿回来顺便舔了一下瓶口。

这是一个很自然、很顺手、甚至有些不起眼的动作,但非常精准地体现了人物性格——一个普通的小市民,买了一瓶很贵的真酒,一滴也舍不得浪费。

朱一龙在路演的时候曾说,出工的时候都会碰到本地居民,叔叔阿姨很自然地用武汉话和他打招呼,“朱一龙你回来了”、“今天下班之后过来吃个东西啊”。

在片场的时候,朱一龙会和小演员像真的莫三妹&小文那样相处,自然地聊天、说笑、玩游戏;对戏的时候,朱一龙也会像莫三妹那样随意地把腿驾到车上。

这种真实的相处、真实的环境、真实的体验,也让莫三妹更为真实、生动。

朱一龙,用反差极大的角色、在线的演技,证明了他作为演员的可塑性。

电影不错,但可以更好

再来说说电影本身——前面精彩,最后有些垮塌

电影的前半段,有着非常难得的现实质感

逼仄的小巷,吵闹的葬礼,接地气的方言,破旧的面包车,一个不满生活现状的殡葬师,一个失去外婆的小女孩。

手持摄影、大特写、快速的剪辑,强化了那种压抑、急促、烦闷的情绪。

掉在地上的食物不超过三秒可以吃、用唾沫擦伤口、打麻将,这些细节则赋予了电影落地的生活气息。

另一方面,前半部分故事的矛盾冲突建立得也比较清晰

莫三妹想改变现状,得到父亲的房子、开始新生活,而小文想找外婆。两人如何实现互相救赎,是电影的主线。

对于两人关系的递进,导演的处理比较成熟。

从外婆、陌生小女孩到外婆舞伴,这三场葬礼背后是莫三妹和小文感情的层层递进,从对立、和解到帮助,两人逐渐产生亲情羁绊,比较流畅、自然,又紧贴殡葬的题材。

至于死亡这个宏大且沉重的命题,导演处理得则十分轻盈

小文接受外婆变成了星星,并称殡葬师为“种星星的人”,孩童的天真和纯粹化解了死亡的残酷,让电影走向温暖、治愈。

和“种星星的人”相对应的,是莫三妹把父亲的骨灰做成了烟花。这将一件充满悲伤的事,转化成了正向的情绪,向上、绽放、浪漫,为葬礼增添了一丝喜丧的意味。

人生除死无大事,而死亡也许并没那么可怕,正如电影片尾所写,“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爱过我们的人。”

问题出在电影的后半部分。

除了莫三妹和小文的主线,电影还有一条支线剧情——莫三妹和父亲的和解。

可惜的是,电影的主线和支线并没有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基本是平行状态,各演各的。观感类似于把《入殓师》和《白兔糖》两部电影拼贴在了一起。

莫三妹跟父亲学习遗体整形、父亲住院、出殡、放烟花,这些支线情节占了一定的篇幅,但和主线基本没啥联系,主线人物小文也时常“消失”在电影中。

正因为两条叙事线没有很好地融合,导致电影前后部分比较割裂。后半段剧情呈现碎片化,只有一段段的情节和情绪,却没有连贯的故事,以及核心的戏剧矛盾。

这同时也导致了后续剧情的推进基本靠突发事件,转场则靠接电话,较为生硬。

小文生母突然出现送走小文、莫三妹痛哭哭的时候接到电话、父亲去世放烟花烟花放完又接到电话、小文走丢找小文。

没有任何商量地送走小文、暴雨中追车、抢骨灰、放烟花,这些过于仓促、强烈的矛盾冲突,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前面用心营造的现实感,浮现了一丝狗血八点档的气质。

这大概是遗憾的,它本可以更好,却止步于此。

但无论是朱一龙作为演员的蜕变、刘江江作为新导演展现的掌控力,亦或是《人生大事》在如今影市环境下的稀缺性,依旧值得肯定。我们也期待他们之后会带来更好的作品。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