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时代少年团,为高考代言

娱乐新闻 2022-06-28 12:02:2320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很多年以后,硬糖君早就把自己的高考分数忘了,但有一个成绩却不可磨灭——307,马嘉祺,2021。

如何让看数学试题有如乱码、高考作文搜索枯肠的广大吃瓜群众都参与到对高考的热情讨论中来,那唯有:“严浩翔高考成绩”、“马嘉祺高考成绩”、“敖子逸高考成绩”、“姚景元高考成绩”、“贺峻霖楼内211”、“数学25分”、“307”、“379”……

楼人高考,内娱盛事。相比“妙手本手俗手”的作文怎么写,以及被誉为给韦东奕出的超难数学卷,关心弟弟们的成绩才是真正老少咸宜。

但那种只有数字的“分数热搜”,也分分钟让路人感到困惑:这是新的互联网暗号吗?就单说数学25分,姚景元是只做对了5道选择题的程度。顺便说,去年网传的马嘉祺成绩单,数学也是25,咱就是说这是啥缘分,不来个“25CP”吗?

一边是妈妈粉的“乖崽滤镜”,只要上岸就是好宝宝,纷纷抽奖庆贺。一边是中小学生粉的过度吹嘘,贺峻霖483分被夸“艺考之神”,就这么心急给弟弟招黑啊?

“拒绝误解,让我们悄悄变得更强大。放肆成长,让藏在心底的梦想发光。”2019年底,时代少年团出道之夜,七位少年以《全校通报》作为开场曲目正式迎接楼外目光。

但作为养成系偶像,他们是没有悄悄变强的机会的。准确的说,是没有“悄悄”。从网传的2021年马嘉祺高考成绩307分,到他的30万巨额补课费,再到严浩翔艺考北电中戏双双落榜,“名字对不上脸”的楼人们像是高考的“应节之物”,目测要每逢高考霸榜热搜了。

而当高考成为时代少年团最出圈的“作品”,我们不禁对这个处于“红度盲区”的TF二代团更加好奇。传说中的中小学生顶流,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比《孤勇者》还红吗?

楼人高考,粉丝煎熬

只见范进在一个庙门口站着,散着头发,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中了!中了!”和《范进中举》发狂的是考生不同,楼人高考,心态先崩了的是粉丝。

去年马嘉祺落榜,曾发微博向粉丝道歉。“其实我一直都清楚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可还是想要做得好一点,再努力一点,更像那个厉害的‘马嘉祺’多一点。”路人看来就是不好好念书的追悔,粉丝眼里这不纯纯虐粉吗?多大的打击,才让他承认自己普通。

复读归来,马嘉祺数学从25提升到40,语文92,外语68,总分比去年高了58分。今年河南艺考生的文化课分数线是347分,马嘉祺365分的成绩虽不高,但已够用。艺考方面,去年他中戏第6今年中戏第3。高考刚放榜,马嘉祺已是中戏表演系准大学生。

同样复读的姚景元,这一年光阴算是白费了。发道歉微博的时候正在峡谷打游戏,考前又被拍到谈恋爱,其心不诚其成绩也不欺人。不仅网友在嘲,部分粉丝也如此劝慰:“也许咱就不是那块料呢,再复读也就那样,找个大专上吧。”虾仁猪心,不过也颇有那种看清孩子资质的父母心累既视感。

今年首战的宋亚轩400+(未确知分数),严浩翔379分,贺峻霖483分,敖子逸346分,应该说完成了一个艺考生的本职工作。但到了粉丝抽奖时,就变成了下面的画风:

“热烈祝贺本人独子宋亚轩在兼顾事业与学业的情况下获得【中戏表演系全国第11名】【文化课成绩新高考一卷超过400分】【超中戏文化线100+】的好成绩!”大概做父母也分行事高低调,如果硬糖君发朋友圈估计是:娃儿有书读了!感谢各位亲友关心+【双手合十emoji】。

刷贺峻霖堪称时代峰峻“艺考之神”的粉丝,更有点范进亲戚的飘飘然了。路人一看:483,神在哪里啊?各种自制喜报,很有科举点名的氛围。爱豆美照为底,再P上一些“精选”数据——“文科全省前27%”啦,“超四川省本科线17分”啦,“表演专业全国第3”啦。饭圈一向发喜报成瘾、堆数据成疯,没毛病。

硬糖君说句政治不正确的,高考三四百分是什么水平的同学,读过大学的心里都有数。当然了,那会儿700+的省状元才能争得一点媒体采访。不像现在爱豆400多分,就敢说“天道酬勤”了,简直是异次元的评价体系。

内娱考试年谱

去年鼓励过马嘉祺的于正,今年自家艺人张译兮也参加了高考。总分532,超艺术本科200多分。可惜不是爱豆,不然这数据放海报上多亮眼。但看她在《传家》中饰演的阿媛三分苦相五分木讷,看来演技确实和高考成绩不挂钩。

可既然是要被拿出来夸奖的程度,就不能是“刚有学上”的分数。别的不说,关晓彤2016年北京高考552分。2014年张新成湖北高考560分,拿到五个学校专业第一,最后以文化和专业双第一考入中戏音乐剧系。以素人身份报考的他,后来还觉得没考好。

一般来说,以素人身份参考会比明星考得好些,因为毕竟没啥退路。王安宇当年高考是614分,张凌赫数学182分(江苏高考满分200),不过两人似乎没有很在意学霸标签。

更荒诞的是,我们把小20年前参加高考的杨幂算进去,再加上关晓彤、赵今麦、张新成,算来算去这些年高考500分的当红明星也凑不满5人。不是时代少年团不行,而是整体娱乐圈的文化成绩都是一样损色儿。

近年来的三大表本,明星高考过500分的只有赵今麦524,关晓彤552。400梯队的人数最多,吴磊456,刘昊然454,李兰迪466,张雪迎415。张子枫是300梯队的,但也是391接近400。杨紫一说400,一说没到。周冬雨是286,张一山是365。(还有群众认为北京卷宽容,500多和别的省三四百是一样的)

这时候必须引用张子枫名言:“四百多很难考吗?”对明星来说是挺难的。周冬雨的数学最让人震惊,只有14分(一说13),这要不是成为钱钟书那样的文坛巨匠是怎么也洗不白了。不过钱老考清华数学也有15啊,更不用说外语和国文是第一。

一代团高考那会儿,似乎也没这么高的讨论度。王俊凯438分,易烊千玺473分,王源当年没有参加高考,提前被伯克利音乐学院录取。倒是王俊凯2014年中考时妈妈粉帮他复习助攻,当年是一个热点话题,让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TFboys。

作为最早的养成男团,TFboys凡事被关注倒也成了常态。关键是他们高考的时候,已经有了出圈的作品,这就让高考没有成为他们身上最大的话题。反观一直楼内红火、楼外成谜的二代团,留给大众的话题似乎唯有高考,或者中学生把试卷写满时代少年团?(不是考试中写的,是课下无聊涂鸦)

同人不同命,当时代少年团成为高考代言人时,R1se却完美错过风口。拿何洛洛来说,19年创造营总决赛撞了高考档期,20年北电落榜,21年R1se解散撞档又没考,今年445上岸。

四年高考,大学都该读完了却还没人关注。只能说干啥都讲究个“集群效应”,高考男团也不易做。

不高考时,时代少年团在做啥?

相比一代团的成功孵化,时代少年团应该是时代峰峻在内娱转型期几经阵痛坎坷的阶段性产物。经历台风少年团的流产,再到时代少年团的重组,其运营模式和粉丝联结发生了显著迭代。

2014年,时代峰峻开始二代战略,当时项目叫“台风计划”。其雏形从台风四子扩充到了台风12子,随后又改成了台风10子。直到2018年10月,才由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姚景元组成台风少年团出道。

但赶上选秀盛世《偶练》《创造101》,外加成员出道没有经过正式选拔(姚景元空降)实力不均,小孩子们还没长开没有CP可嗑……总之多方面原因,台风少年团不到一年即解散。

随后台风少年团重组,2019年7月《台风蜕变之战》开播,丁程鑫、马嘉祺、宋亚轩、刘耀文、张真源、贺峻霖、严浩翔7人角逐出道名额。后三者的回归,挽回了不少已经“下楼”的粉丝。本来是7选5,最后由于丁程鑫和马嘉祺决定不投,公司决定7选7全员出道。

时代少年团的圈粉利器是CP舞台杀。刘耀文和三代师弟朱志鑫合作的《Trouble Maker》,严浩翔和贺峻霖的《屋顶着火》等作品成了不少姐姐粉反复播放的心动之作。前者在B站有近2000万的播放量,后者的弹幕里粉丝直接开嗑:“但凡看我一眼,我都相信这首歌是唱给粉丝的。”

时代少年团的多线CP组合,皆有作品依托,粉丝们能从错综复杂的关系里get萌点。马嘉祺、丁程鑫的《血腥爱情故事》,马嘉祺、张真源的《末路狂花》,严浩翔、贺峻霖的《做我的猫》,宋亚轩、刘耀文的《一块红布》,都是相对出圈的作品。

时代少年团仍遵循日本杰尼斯式的Fanclub制度。每个月的周边和PB,都需要高会才可以购买,但是粉丝氪金的积极度很高。首张实体专辑《舞象之年》销售额破亿,被粉丝调侃:“嘴上个个都嫌弃,抢起来六亲不认。”

这样的运营方式,让他们的粉丝主体其实是舍得花钱的姐姐粉、妈妈粉。囊中羞涩的中小学生粉,也只有在微博做数据时才有存在感。根据UNI音乐数据,时代少年团的女性听众从出道时的49.57%涨到了64.64%(从2019到2021)。吸引了更多16岁以下和30岁以上听众,19岁到22岁最多占比27.78%,但两年间没有明显增长占比。

他们定位明确,就是以可爱甜歌精准狙击女性用户。早在台风少年团时期,一首《姐姐恋爱吧》就是不少老粉心中的白月光。组成时代少年团后,战线长达一年半的《舞象之年》四部曲中,《爆米花》等治愈曲风也颇抓人。

综艺方面,丁程鑫参加《演员请就位2》,马嘉祺参加《我就是演员3》,宋亚轩成为《王牌对王牌》常驻、登上央视牛年春晚以及《接招吧!前辈》的团综。solo上综艺,也算为他们各自逐渐打开了知名度。

但在时代少年团四公舞台刷屏之际,高考依旧是其大众认知的最出圈项目。这既与其运营方式有关,也和当下秀人凋零、内娱萧条的大势分不开。

在这个意义上,马嘉祺的307分,真为时代少年团立下了汗马功劳。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