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坞学”的起源就是一部社交观察综艺编年史|对话总导演池源

娱乐新闻 2022-06-29 00:02:3523

作者|郭吉安 吨吨吨

一周前,《五十公里桃花坞2》(后简称《桃花坞2》)这档延续第一季定位,瞄准群体社交的观察综艺刚一播出,便因为节目内一段要不要自愿表演节目的争执引发大众的热烈讨论,随之大众将其冠名为“坞学”。

而昨日,第二期节目播出前,《桃花坞2》举办线上发布会,众多坞民参与复盘上期“桃花坞名场面”,宋丹丹回应:“其实当时没当回事儿,就是为了节目能好看点压力也确实挺大。”王传君被问到如果事情重来他会有何选择,王传君表示自己再来一次还是会拒绝,相比自己难受还不如直言自己的想法。

回应一出,大多数人视线集中在“回应”争议上,也就忽略了其中更多真实内容的呈现,如王传君所言:“大家看到的宋丹丹只是那9分钟的宋丹丹而已,9分钟之外的宋丹丹大家没有看到。人都是相处出来的,时间特别重要。”作为节目外的补充视角,大家看到他们真实相处的模样,也看到冲突之外的事件走向。

老一代与年轻人的代际冲突、自来熟和社恐者的性格碰撞都让大量屏幕前的观众看到了自己在生活、职场中的影子,深感共鸣的同时,观众在节目外对“坞学”中不同嘉宾呈现出的社交人格和社交关系纷纷展开解读和探讨,“坞学”不再单纯地是冲突的代名词。《桃花坞2》凭借这场对群体中多元社交样本的呈现,成功出圈。

事实上,第一季时,《桃花坞》便贡献了不少尴尬社交名场面,尤以张翰与宋丹丹的“代表作”过招最为大众熟知。但随着第二季播出到第二期,更完整的生活群像展开,不少观众发现这次的社交并非是大家想象的激烈对冲,“刺猬理论”背后,嘉宾们的相处更趋向温暖和趣味,也吸引了很多对陌生人趣味社交感兴趣的新用户。

两期下来,《桃花坞2》热度节节攀升,收获全网热搜近400个,从内容层来看,节目也呈现了一个原创社交综艺IP的进化样本。新的人选,内容和制作上的变化背后,是节目组对于当前用户需求变化的回应。

生活很苦、社交很难,当下的观众渴望更多现实社交场“教学”,而节目组也努力通过新一季内容,映射现实,引发更多情绪共鸣的同时,提供社交参考。

第二季的坞民是如何挑选的?新的规则变化背后包含主创怎样的考量?从尴尬走向治愈的过程中有哪些取舍?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对话了腾讯视频天际工作室总监、《五十公里桃花坞2》总导演池源,尝试找到答案。

新坞民选角:面试30+艺人、规避熟人团、力求真实性

宋丹丹、汪苏泷、李雪琴、辣目洋子、孟子义五位参与过第一季节目的老坞民和董璇、王传君、王鹤棣等10位新坞民的碰撞、融合,是前两期节目的重要看点。老熟人的亲密氛围和自然社交、新嘉宾的茫然和努力融入,都让不少观众具备强代入感。

而据池源介绍,保留三分之一的老坞民,然后根据他们再去找十位有明显区别、又能建立趣味关系的新坞民,是第二季一开始就决定的。“这个节目选人选对就会事半功倍,除了搭建,我们在选人上花了最长时间。没什么技巧,就是海选,不停见人,不停琢磨。”池源说。

据悉,节目组海选的嘉宾超过了30位,定人甚至一直持续到最终拍摄前一刻。而最终敲定的十位新嘉宾,基于三大原则。

第一是高度差异化。“我们会议室的墙上列了15种不同性格和人格,每见完一个艺人,都会对号入座他是什么类型,然后在这个类型里再细分标签。比如我们是需要独行侠的,要有叛逆精神、特立独行的人。”池源说。

王传君正是因此被选中。据池源所述,他对与王传君首次见面的印象十分深刻,他表示当时节目组还处于对第二季架构的摸索阶段,在与王传君沟通的过程中,自己对他提出的很多问题“难以招架”。于是场景一度陷入尴尬、对坐无言的局面。“我当时就觉得他很适合,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特立独行的人,但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来,后来我们又聊了几次,他觉得可以来参加节目,所以我们就继续往下推进了。”池源笑道。

第二点原则是“新鲜感”。这既包括陌生面孔、也包括“陌生关系”。董璇、王传君、吴牧野、武大靖,都是较少或从未在综艺中露面的新鲜面孔,INTO1尹浩宇也不是这个偶像组合中最具综艺感的。同时,在选择过程中,节目组也会刻意规避“原生关系”,尽量找之前没有太多关系线,不熟悉的新坞民。

“我们节目定位在社交,陌生感在这其中会是很关键的元素。从不熟悉到熟悉的过程也是最有看点的。我们想让艺人按照正常人的真实节奏,去适应这个社交场,当然这会有一些赌的成分,但我们宁可启用新面孔、新关系,给节目带来新血液。”池源说。

第三大原则便是存在趣味社交关系搭建的可能。在前期,节目组头脑风暴了无数次,尽可能基于已经确定的老坞民,思索谁有可能和谁玩到一起,能展开故事线、CP线,能创造足够丰富的社交关系和趣味社交场。

第二期的爆笑出圈名场面中,吴牧野、孟子义和王鹤棣的三人找音准贡献了十足的喜剧效果和cp效应,据池源介绍,这样的关系线展开也是早期选人阶段便有预想的。

“我们知道孟姐是喜欢这种霸总类型的男孩儿的,所以甚至想把三代道明寺全部集齐,因此请到了王鹤棣。当时就觉得有可能是一条CP线,当然现在孟姐比较多变,所以她CP线的可能性还挺多。钢琴家吴牧野反差特别大,他特别优雅和绅士,但有时候也有些呆萌感,反差有笑点,也容易和其他人产生趣味关系,所以觉得他可以来试一试。”

基于这三大原则,《桃花坞2》的嘉宾最终敲定为现在的面貌,也构筑成了池源十分满意的碰撞效果。而码齐了盘子,进入嘉宾的互动和录制阶段,节目组的态度便是“不做干涉、真实旁观”。“真实感才是观察类真人秀的最大魅力,尤其是社交类的。”池源感慨。

接受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采访时,《桃花坞2》正处于播出后的最后一次录制,节目中,颇受争议的数位明星嘉宾并没有在镜头前规避各自的感受和心态变化,呈现出了被舆论影响后的真实和消解过程。

“这一点真的要感谢他们对节目组的信任感,在老坞民的带动下,大家愿意相信我们,也敢于在镜头前表现真实,进行自我表达。”

创作升级:让明星睡大通铺、设置贡献值规则

当坞民们来到海岛,很多人都被两扇紧锁的房门吸引了目光,汪苏泷发出疑问,“难道只有两个大房间吗”,李雪琴断言,“他肯定还是分屋”,发现门后是八张床连在一起的大通铺后众脸惊讶,有的人回忆起上一次住大通铺还是在幼稚园,有的人则感叹自己都没有睡过这么多人的床……

这也是观众看第二季时感受到的直观变化之一,池源告诉小娱,第一季直接让坞民们分开住,也是因为当时的场地只有刚建好的三栋房子,而这导致更早进入了社交关系的平台期,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节目组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搭建,设计了开头的大通铺。池源认为物理距离的拉近能有效拉近大家的社交距离,让大家快速熟悉起来。

据池源分享,按照住宿规则来分,《桃花坞2》包括三个阶段。大通铺之后,坞民们会住进是双人居,再接下来是三栋房子。观众目前看到的前两期对应的刚好是第一阶段,三到七期对应第二阶段,最后三期最有对应第三阶段。

而在这个过程中,坞民之间的关系在发生变化,“其实刚开始是有不适应感的,那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关系出现,也符合陌生人初步熟悉的感觉。从大通铺变成双人居,就是短时间同居的感觉,从找自己到找到伙伴,迈出了一条新的线。随着大家越来越熟悉,会慢慢分成三个不同的家庭,每个家庭大概有四到五个人。”

从自己、伙伴到家人,这种一路变化的关系背后,坞民们之间的情感也在升温、升级。和小娱对话时,节目正在进行最后一次录制,池源能明显感觉到不舍的氛围在弥漫。他透露,武大靖、王鹤棣和王传君前一天手牵手在海岛逛到了凌晨三点,“就是对这个地方产生了依赖和熟悉,家的归属感非常重。”

除了住宿条件,第二季的明显变化还包括由节目组制定的一系列固有规则。比如贡献值和放逐,所有开销和生活物资都需要坞民们用贡献值购买,为此要完成不同的任务;每三天要进行一次内部投票,对集体生活贡献度最低的坞民将被放逐到对面荒岛独居一晚。

而有了这些规则,当初来乍到的新坞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节奏和位置时,便自然而然地想到通过“干活”来实现自己在群体中的价值。为此,坞民之间卷了起来,卷的程度则超出了主创的预期,也因此催生出意料之外的结果。最基本的就是个体之间的卷,有的坞民倾向躺平,有的坞民则会为了赚贡献值多做任务。到后来,大家开始以团队为单位地卷,比如,武大靖的串吧、宋丹丹的清吧。

这也促使《桃花坞2》成为节目组和坞民共创的产物,在节目组制定的规则下,坞民的自主行为会延伸出新的玩法,串吧和清吧的诞生就是直接案例,“大家看到650电台掌握了整个桃花坞的话语权,就想要争夺话语权,但他们一开始没有方向,我们就会建议,既然人那么多,是不是可以开辟一个新的事业线。”顺应着大家的社交进度,节目组和坞民都会提出新的想法,一起推动其落地,这也是节目的灵活性所在。

整体而言,这些变化背后正体现出节目的创作升级。而这也是因为,作为原创社交观察类综艺,两季节目做下来,主创经历了“慢慢摸索”到“想得更清楚”的过程。在以群居生活为主要形式的基础之上,节目组将镜头聚焦于群体社交,场地、规则的变化升级,让更丰富、多元和真实的社交场景得以呈现。这些场景的呈现既能在社交层面启发用户,也能让大家感受到治愈的力量。所以站在用户的角度上,这一季的观看门槛有所降低、观看心态也更放松,更下沉、更大范围内击中观众,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IP的用户扩容。

从《我们15个》到《桃花坞2》,

IP与品类的进阶

从《桃花坞1》到《桃花坞2》,我们可以看到平台在社交观察类综艺的逐步进阶。

往前看,其起点可以追溯至腾讯视频于2015年推出的《我们15个》——一档24小时直播综艺。节目中,15位性格、文化教育背景迥异的素人,离开自己原本的生活圈,来到荒芜的平顶之上群居,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解决生存问题并构建理想生活。

从概念来看,这档节目与《桃花坞》拥有相同的底色,可以捕捉到群居生活、理想社区、社交实验等关键词,也就是说,社交观察类综艺从那时起建立了雏形,而对比三档节目,能够看出呈现方式上的进阶路径。

首先是节目的观察对象,从15位陌生素人到15位陌生明星,再到有新老坞民之分的15位明星。相比素人,观众更熟悉也更好奇明星群体,也能更直接关注到他们的社交状态,而新坞民的加入又拉开了一层社交展示空间。

其次,环节设置也在发生变化,从无到有的规则框架,促使坞民们碰撞出一系列有趣的化学反应,这也让社交实验能延伸出各种值得探讨的社交议题。同时,节目的制作水准也在提高,比如更有针对性的包装,《桃花坞》后期花字对社交行为的解释和调侃,就是颇受观众好评的一点。

进阶之下,如今的《桃花坞2》在这个品类中找到了自身的独特性和极致性,尤其是为观众广泛解读、内容和维度都极为丰富的“坞学”

它所呈现的始终是最真实的社交状态,冲突只是其中一个切面,此外还有更为广谱和多元的内容,“坞学”并非是没有厚度的二维平面物体,它是立体的、多面的存在,若以不同视角去看待,它将会呈现出更多的形状和色彩。比如晚会和运动会之选、躺平还是内卷,都属于社交冲突,其本质是不同思维碰撞下的产物,但换个角度来看,那也是不同思维之间的磨合与交叠;15位新老坞民本身也是形形色色的社交样本,很多观众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观众只有在其中找到自身情感投射时,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坞学”带来的社交启发与思考。

池源告诉小娱,第一季在剪辑时会舍弃大量的生活场景,比如大家在一起聊天、做饭,这次则保留了不少类似细节。目的也是希望通过更多细节的呈现、节奏的调整,对《桃花坞2》社交场景的呈现更为全面,也更大限度贴近现实。而在此基础之上,观众也不再纠结于表面的冲突和矛盾,而是更有意愿去探讨、了解隐藏在社交行为之下的动因和心理。

也因此,尴尬绝非《桃花坞2》的唯一关键词,而只是前期的暂时情况。就像池源在看片会时所说,“区别于市场上的其它综艺,它介于现实和超现实之间,有尴尬、社死、荒诞,但也有温暖和治愈的部分,尤其是进展到中后阶段,其实人际关系是越来越融洽的,但融洽过程中又显得越来越荒诞。”

在这个过程中,腾讯视频对社交观察类综艺进行过各种维度创新性尝试,也延伸出鲜明的细分赛道。

本质上,以《心动的信号》为代表的恋爱综艺、以《令人心动的offer》为代表的职场综艺也都属于社交观察的框架下,但根据不同切入点,在各自聚焦方向上做到极致,而《五十公里桃花坞》的意义在于,对社交概念进行了深度挖掘和展示。这也是为什么,第二季能被观众称为社交观察类综艺天花板。

平台也借此积累了相当的赛道优势。经过市场的反复检验,在选角、剪辑等诸多创制细节上都形成了方法论。这也意味着,社交观察类综艺在未来仍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尽管刚刚播出两期,最后一次录制还在进行中,看到坞民状态、观众反馈的池源已经觉得,第二季找对了方向,也存在不少可以沿用至第三季的元素,同时他也在思考还能在这个类型上做出什么样的尝试。

也因此,观众可以同时期待的有很多,除了《桃花坞2》后续的走向、这个IP的未来发展,也包括腾讯视频在社交观察类综艺上的新探索。

话题互动:

你看桃花坞2了吗?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