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李易峰、易烊千玺、朱一龙,下一个“延男郎”是谁

娱乐新闻 2022-07-01 18:02:5227

谁也没想到,春节档之后最强国产片居然是《人生大事》,上映6天累计票房4.3亿。

带动整个大盘超五一档和清明档,再破7000万,逆跌的《人生大事》功不可没。

金句“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爱过我们的人”,刷屏的不仅是观众,还有我们的诸多同行。

所以,无论它的殡葬故事有多么散装,后面半小时有多么狗尾,离某些影评号称的国产《入殓师》还差多少个《百鸟朝凤》,我们都决定就是你了。

朱一龙饰演的混子莫三妹,出生于殡葬世家,人生不仅惨淡,还意外摊上外婆去世的拖油瓶武小文。

他是“没童年”的悟空,她是“没爸妈”的哪吒,都倔得要死,谁也不服谁。

两人间相处关系的转变,朱一龙算是用他最著名的眼神戏完成了。

望着被家人抛弃的小文,眼神有心疼,有难过,有矛盾。

随着小文对他从抵触到依赖,朱一龙泫然欲泣,有惊讶、有感激、有欣慰。

听闻小文失踪,他焦急、忐忑。

找到的那刻又泪如泉涌,仿佛掉下的不是咸泪,而是扑簌簌的心头肉。

这一刻的朱一龙,搞哭了监视器旁的导演,也让观众们随之共情。

虽然之前朱一龙在几部主旋律打打酱油,水水票房50亿男影星,转型口号喊了一次又一次。

但只有到了《人生大事》,他才算真正交出了一部完整的代表作。

真的是扬眉吐气啊。

回想前两年,朱一龙还在采访里憋屈,自己爆火之后,有些戏反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合作。

“有制片人告诉我,不用我的原因是看了我之前演的作品,不是他要的表演状态,他不要这样气质的东西”。

要我说,粉丝真应该送朵小红花——不是给身兼编剧导演的前媒体人刘江江,而是给《人生大事》的监制 韩延。

是他,力排众议选择了朱一龙,手把手带他进入角色,成就了他的转型。

时间拨回到2019年,从电视台辞职转行写剧本的刘江江,以原创剧本《上天堂》入围了平遥电影展的创投单元。

这种生死题材,一直是韩延的最爱。纵观落在他手里的电影,几乎都有个绝症角色,几乎都是在讲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憾才是。

这次遇到讲述“让冰冷的人焕发生机”的故事,他决定做点什么,于是成为了《人生大事》的监制,和刘江江一起琢磨改剧本、抓细节、选演员。

男主莫三妹的选择,有两个方向。

一个是按照生活中日常可见的殡葬师形象去找,另一个则去找有反差感的。

韩延想到了朱一龙,并把他推荐给了刘江江,理由是:可挖掘的潜力非常多。

第一次和朱一龙见面,刘江江“心凉了半截”。

很安静,很优雅,很礼貌,很漂亮,但绝不是爱骂人好打架的三哥。

三人刚聚在一起时,面对尚未变成莫三妹,一脸天真说着”我太白了“的朱一龙。

韩延和刘江江的反应,截然相反。

韩延的表情,像是请来梁朝伟主演一般轻松。

而刘江江呢,望着朱一龙白到发光的手臂,右手摸着自己后退的发际线,冷眼看着前面两位谈笑寒暄,深深陷入迷茫。

眉梢眼角溢满的,是一副亲亲宝贝马上要被别人践踏的无奈和忧愁,估计内心的os是:

万恶的资本。

这么发愁,估计是没看过韩延之前的战绩,“流量导演”岂非浪得虚名?

这里的“流量”指的不是韩延,而是经他手的“流量男演员”。

在他的调教下,《动物世界》李易峰,《送你一朵小红花》易烊千玺,《人生大事》朱一龙……

无论先前外界对演技有多少质疑和犹豫,到他手上,总能给粉丝交出一部在撕番吵架时“拿得出手”的转型代表作。

韩延,我愿称之为男流量届的活菩萨。

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将这些男明星们拉下神坛演普通人,教会他们用克制的生活化演技塑造一个完整的角色。

在摧残帅哥这方面,没人比韩延更有经验。

他电影里的男主形象设定,都是又丧又怂,家里穷得叮当响,事业爱情两不顺。

成天穿着脏兮兮的格子衬衫,皮肤在滤镜下黑黑地泛着油光。

但绝非每个流量,都能靠这种角色转型成功的。

韩延的精准、过人之处,放在影视圈,那就是屠宰手术的区别。

拿《人生大事》的朱一龙举例,先让其从形象上颠覆,剃头、增肥、留胡子一个都不少。

孩子小文的扮演者杨恩又,第一次见朱一龙在化妆间找了半天人。

因为,她只看见了三颗卤蛋,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拍摄前,他和导演还拉着朱一龙去殡仪馆体验生活,正巧遇到个剃着圆寸,嚼着口香糖,坐在面包车里,脚翘在方向盘上,吊儿郎当发语音的殡葬师。

韩延见状,点了点导演,导演点了点朱一龙,于是就有了《人生大事》里三哥混不吝的出场▼▼▼

到三哥被人怀疑偷了金戒指,脱衣自证,如臭无赖般逼问对方,也是韩延的手笔

这样一来一回,在影片开场前十分钟,朱一龙就把那个“躁动如猴子般”的人物给立住了。

而面对已经被曾国祥调教过一轮的易烊千玺,怎么让刘北山(少年的你)和韦一航(送你一朵小红花)毫无二致,也是个难题▼▼▼

当时的易烊千玺,是《少年的你》中的最佳新人,但风光更多集中在拿下9个影后的周冬雨身上。

是真有实力“一夜炸裂”,还是纯属被影后带飞?争论未休。

刘北山好歹还扎小辫、穿无袖,来了个“乖乖牌”造型大颠覆。

而韦一航更像平时大家能见到的普通男孩子。

在外表、发型和穿衣风格和本人差不多的情况下,易烊千玺还担心过:熟悉我的朋友会出戏,觉得这个人物和我的重合度特别高。

韩延给他支了一招:改体态。从坐姿、行姿、身姿这些细节做改变。

“这个男孩从来不会好好站着,有面墙一定得靠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于是一个驼着背,缩着脖,靠着墙的韦一航在《小红花》的开场出现了。

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像刺猬一样,为了保护自己而蜷缩起来。

如果说《少年的你》里的刘北山是桀骜不驯的,那么《小红花》里的韦一航则是战战兢兢的。

韩延给易烊千玺设计了很多人物动作上的细节,比如如坐针毡时手上的用劲儿。

不因人热时,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面蹦;灰心丧气时,永远耷拉一张脸。

这些细节一加,在故事前半段,一个厌世、自闭、对生活不抱有希望,有点丧又有点怂的韦一航立了起来。

以上两位,尚属科班出身,只要角色造型把握到位,演技倒也不会让人出戏。

韩延最牛逼的,是让百花奖最水影帝李易峰,有了演技代表作《动物世界》。

又丧又怂的男主身份在前,注定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是小人物背后的喜怒哀乐。

对命运的不满,对生活的麻木,对爱情的不确定,对未来的迷惘……

看上去是粗人,演起来是细活,表情只要有一点违和、刻意,都会被观众诟病。

更何况,他们身上背负的成长线,要求演员能够不矫情不经意呈现出演员内心的变化,which means,有层次感。

对有演技的流量,是证明自己的机会,而对没演技的来说,就是灾难。

在《动物世界》之前,作为强势提名第6届豆瓣电影鑫像奖最渣男演员,李易峰演技即使经过名导的调教……说平平无奇也是勉强了。

这个连周冬雨都带不动的男人,在《麻雀》里面对阚清子声泪俱下的真情表白,唇角自微微翘起,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四分漫不经心。

对比两位配角的微表情,李易峰的演技简直不堪一击。

感情戏就算了,更糟糕的是哭戏,真就不堪入目。

同年《诛仙》里,失去心爱之人的涣散,他演成了死不瞑目。

总而言之,演技就和他的双眼一样,眸中无神。

但在《动物世界》里,大家惊喜地发现:李易峰的眼睛,有光了。

没有怒目圆睁,没有歇斯底里,震惊、恐慌、愤怒、戒备,他也能通过眼睛传递出来了。

史航有句话评价得非常到位:他的愤怒不再是扫射,而是精准的点射。

感情戏和哭戏也长进了不少。

在医院照料生病母亲的这场戏,对现状的不甘,对自己的愤懑,对母亲的愧疚,精准诠释了大悲无泪。

周冬雨的戏他也接住了,恋人离别,他面部每一根神经似乎都在抽动,感情从眼睛从嘴角自然流露。

演员做梦想要的层次感,这不就来了吗?

所以,当韩延在采访中说这句话,我是服气的。

怎么点朽木成金?

韩延给的办法很简单:我演,你学,情绪一帧一帧抠。

很笨,但是有效。

在拍之前,韩延会和演员把角色细节定好,台词该怎么说定好,每一场戏怎么演都提前打好底,再根据现场情况做调整。

李易峰吐槽过,最受不了韩延的地方,就是他说戏时老是要演。

他常常对李易峰说:“你看看我,要怎么怎么演”,一旁的李易峰: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韩延逼戏,不像有些导演,以折磨演员到情绪崩溃为目标。

比起“体验派”“表现派”,他更喜欢“方法派”,通过精密方法对表演进行训练。

简单来说,就是就算你没有天赋,是个毫无感受力的傻瓜,他也能对症下药。

李易峰那些处于高度紧张下的眼神、情绪怎么出来的?

为了调动他,韩延让李易峰在开拍前原地跳跃、做俯卧撑,用运动刺激他的肾上腺素。

为了演好感情戏和哭戏,他和李易峰设置了各类人物细节动作。

甚至细到每个五官、部位的角度,告诉李易峰:“表演没有问题,你就把头低下去一点再演一遍,就全都对了。”

演完喊cut还不算完,李易峰有空的时候还被他拎到机房,看他剪片子。

后来李易峰接受采访时说:以前觉得拍完就拍完了,但当你看到这个电影是怎么一步步加工然后成型,会知道自己哪里演的不对,哪里是好的。

这种教学办法,被易烊千玺和朱一龙也盖章过。

朱一龙称这是他“第一次完整体验整个电影的制作周期”,这让他了解怎么表演更准确,怎么减少垃圾表演。

像这样,能不带偏见地选择演员,耐心给他们结结实实上一课的导演,不多。

像我们的滕华涛调教鹿晗,拍出了豆瓣2.9分、永远钉在耻辱柱上的《上海堡垒》,人干脆直接甩锅:判断失误,我用错了。

有些导演为了票房,都是哄着、捧着流量,这自然导致他们自我感觉特好。

像被永久封杀的WYF,管虎到开拍才发现:拍了这么多部电影,他竟然不懂走位。

杨幂之前就抱怨过:

大家都把你当大明星,随便试一遍,导演就说过了,还猛夸你演的特别好,只有韩延喜欢给演员讲戏。

面对流量,比起演技扶贫,韩延更像是在给他们机会和应有的尊重。

之前有人问他:“怎么解决和大牌演员交流的难题?”

他给的办法无他,唯有真流。他更乐于把合作者看作是一个真正的演员。

这种尊重是相互的——演员都不傻,电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能上大银幕担当主演,谁都会珍惜,更何况遇到一个靠谱的导演和班底。

所以,李易峰愿意推掉所有广告和综艺,8个月磨一部《动物世界》;

易烊千玺愿意每天去韩延房间,一起读剧本聊戏;

朱一龙愿意细到每句台词都加上自己的设计,挖掘花衬衫的101种用法……

包括韩延自己,在他心中,电影最大,不论用什么方式,都要把每一个细节烫平,展现在观众面前。

他们都在不停奔跑,只为追赶当年被寄予厚望的自己。

所以,下一个韩延看中的会是谁?

扒姐非常好奇。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