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邋遢的朱一龙,更爱了

娱乐新闻 2022-07-06 12:03:0532

去看了《人生大事》。

本来看介绍,说朱一龙的角色“三妹”是个殡葬从业者,感觉会是个市井版本的《入殓师》,背景选的又是武汉,这么一个特别具备“市井”文化的地方。

其实并不想让它拍成所谓“中国《入殓师》”,因为我国人自有国民特质,与日本差异明显,硬学只能变成四不像。

朱一龙刚出场的时候挺精彩,花衬衫小平头,大金链子小串珠,看起来气质很街头,干起活来却不含糊。

尤其是没摸到打火机,捡起烧纸的火来点烟,又被烫得乱甩的动作,不知道谁设计的,很灵。

男主从事殡葬业本来就很容易被人反感,再加上还坐过牢,坐牢的原因是跟人打架斗殴,结果女朋友还跟那个被打得好上了,还怀孕了……总之buff叠很足。

一起开店的小伙伴吐槽他的内容,句句致命。

他也确实不是什么大隐隐于市的高手,就是纯纯的粗人,向女朋友示好都是把她甩床上啃一顿。

总之和朱一龙一直以来的温润谦逊、精致体面的荧幕形象,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毫无关系。

btw吴倩这里很好看~

从这样的设置看,这个故事的走向大概明确,就是一个无所事事没有追求又自卑又自负的咸鱼殡葬师,无意中和一个失去亲人的小姑娘搅和在一起。

他迫于一些现实原因必须抚养小姑娘,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培养了自己的责任心,也修复了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并且找到了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

俗归俗,有点像《白兔糖》,但好在这样的组合总有萌点。

白兔糖萌在6岁的阿姨和27岁的大外甥,还有点伦理上的反差萌~

而《人生大事》里,萌在殡葬师这个注定不被理解的职业,和不走寻常路的小文,一个满嘴“老子”,吃面要啃生大蒜,爱好是打麻将的幼儿园小姑娘,小文。

《人生大事》虽然如我所愿地确实没有学《入殓师》,却仍然有点“四不像”,因为故事里塞了太多元素,总想包含很多内容,到最后反而连故事主线都受到了影响。

电影很像另一位导演韩延的作品,致力于一些“禁忌类”的话题,也一直很想走那种温情搞笑地演绎人生悲欢的路线。

像《送你一朵小红花》,说的也是生死大事,但分明还可以挖掘的内涵,都被薄弱的故事,俗套的桥段淹没了。除了感觉到青春男女很美好,亲情很好哭,就没有特别的了。

鸡汤多到有一种喊口号式的作文感,看上去什么都说了,其实空空的根本没有落实。

女主特别工具人(怎么不算呢),仿佛只是为了指引男主而出现,她自己真正的内在,几乎没有体现。

剧情上刚刚有点起色的时候就开始垮,只有父母的戏份和路边吃牛肉饭的爸爸,那里很动人。

《人生大事》的问题,和《送你一朵小红花》差不多。

故事想兼顾泪点和笑点,还想体现亲情友情,主人公的成长,有的地方的逻辑就略显断裂。

尤其到了故事后半段,小文妈妈出现,整个大型迷惑。

知道剧本这里应该是设置一点障碍,虐一下,让男主体会到和小孩子之间的那种羁绊,已经到了无法割舍的程度。

但怎么也没想到,编剧会让她妈,这样出现~

而且男主居然还就这样趁着风雨之夜,把睡着的孩子抱上车,让她妈把她带走。

我是朋友我也无语:特么老子收养她了,她爸妈现在是我们。

就很荒谬。

有了这样的情节,之后他又后悔,穿着拖鞋去追车,孩子在车里大哭,他在外面淋雨流泪……还有孩子走丢了这样煽情的场面,就只能让人露出地铁老人的表情。

妈呀,也太俗套了吧~

而且配角的工具属性再次突出,最大的功能就是制造矛盾冲突。

比如女朋友,为了表现男主的窘迫处境,她就要出轨和别人有了孩子;

为了让男主对殡葬业产生新认识,她的孩子爹就要被碾碎,让男主帮她去为尸体做整形。

男主送走孩子,朋友跟他翻脸,偏巧这时候父亲就又走了;

父亲说后事交给男主,希望他办得别致体面,他也完全不跟姐姐商量,抢过骨灰盒就跑,硬搞一场追车大戏。

然后忽然朋友就能出现,忽然隔壁邻居就能准备好大礼花,他让人拦着姐姐,就这么把父亲的骨灰掺在礼花里,扬了~

如果能好好写台词,这把这段写成姐弟俩争论商量之后,同意让父亲变成烟花,亲友们来帮忙,大家一起看烟花,可能会是一个特别合理又戳人的段落。

可能就是创作者的能力问题,它无法真的落实到扎扎实实的剧情和台词里,于是就这么尴尬地悬在了半空中。

虽然烟花真的很浪漫,我有点心动~

可必须要说的是,即使槽点颇不少,《人生大事》还有不少亮点的。

起码这个题材在国内的影视剧里是真的比较少见,在一定意义上也确实属于“禁忌”范畴,深不得浅不得,很难把握。

剧情有很讨巧的地方在于,编剧用市井的俗文化,还有幼童的天真懵懂,冲淡了死亡的阴影,却不影响主题表达。

“种星星的人”、“在天上看着我们”这类童话叙事倒还好,真正又本土又接地气还特别高光的名场面,应该就是“孝子打碗,西方接引”~

另一方面,对殡葬业的内部呈现,对小孩的养育和教导,也加深了生与死的羁绊,让观众更能理解“上天堂”的意义,体谅各方的艰难。

作为方言爱好者,武汉方言在我看来增加了很多痛快酣畅,特别亲切又特别有力道~~

殡葬从业者,在外人看来既神秘又晦气,实际上也还是正常的血肉之躯;

而殡葬业虽然不可说,却实在是一个需要具备极强业务能力,并且包含耐心细心同理心的特殊职业。

确实是“有能耐的看不上,没能耐的干不了”

朱一龙演得,也很好。

他真正处于客观工作的时候,样子是很投入也很虔诚的,这种认真工作的状态是一个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无论是角色还是本人,双重都是。

他在戏里看起来确实不再是精致精英男,举手投足充满街溜子的气息。

可是眼睛里却仍然有纯真坚定的内容,这让观众愿意相信这个看似不着调的人内心的善意。

有了这样的善意,他才可能看不惯别人欺负小姑娘,才可能真的承担起抚养一个无亲无故的小孩的责任。

他和小孩之间的互动十分自然,因为彼此都很真诚。

虽然朱一龙之前哭戏都被人夸过,但这里我还是觉得两段比较打动我。

一个是小孩说我不怕了,因为我有爸爸了,哎呀~

一段是他决定把孩子送走,万分不舍,还要拧着眉毛带着嗔怪的语气,说你以后不会忘了我吧?

这段比哭戏更动人~

当然更惊喜的是文姐。

小文的演员叫杨恩又,写的是特别介绍,其实完全是女主角。

可以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小孩,这部戏中不太合理的地方,可能还会层出不穷。

而如果没有杨恩又这个小演员,整个故事的魅力就又要被消解掉很多。

刚看剧照的时候我以为是王圣迪,细看又不是,一个2013年的小姑娘,10岁不到,演戏的才能已经掩盖不住。

这让90后00后的前浪们情何以堪啊(更不要说80后85花们了)。

从戏感上来说,小女孩甚至比朱一龙更好。

因为成年人可以运用技巧调动情绪,小孩则缺乏相关经验,只能凭借自己的天生感觉。

小朋友们也许可以在大人的指点下,完成这样嗷一声嚎啕大哭。

但是夜里看着星星,听着外婆的语音,一边抹眼泪,这就要感受力和表现力都很厉害的小孩才能懂了。

各种类型的哭都有,更见难得。

小女孩雨夜被强行带走,后来妈妈又找来说孩子丢了,本来是特别无语又特别老套的俗桥段。

但小文的这几句话,还是多多少少挽救了崩坏的剧情:

“我不会丢,我的爸爸叫莫三妹,我家住在……”

这个看似平淡的台词,恰好是最真实的感觉。

它是小朋友会说的话,看起来没有任何煽情技巧,却因为处处都是大家曾经生活在一起的痕迹,我的爸爸,我的家……从而十分有杀伤力。

之前“孝子打碗”多爆笑,这里就多爆哭。

通过养育孩子完成自我成长,这个桥段很常见,也很容易出效果。

对孩子(包括宠物)的态度能体现为人的基本素养,如果对于弱小毫无同情心,甚至加以践踏,就基本不具备向善的可能性。

所以尽管男主一开始浑身是刺,处处嫌弃小姑娘是上天派来弄死他的,后来还是心甘情愿端着热干面跟着喂饭,背着红缨枪踉踉跄跄来接娃,这种口嫌体正直,是为人父母的常见操作。

而一个“野孩子”从戒备到信任,让这种“成长”成了双向奔赴,也就意味着,他们的生活真正走向珍贵的“日常”。

在这个院线荒芜的当下,《人生大事》实际上真的已经算是个不错的作品,口碑不错,票房成绩预测会超过15亿。

但还是觉得,至少在剧本的打磨上,别那么随意,再精致细腻一点,再深入挖掘一点,很可能成为本年度国产片的翘楚,是所有参与者的代表作品。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替演员们觉得可惜。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