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一夜之间遭全网下架,连他也被“割韭菜”,网友:太离谱!

娱乐新闻 2022-07-16 00:03:4344

最近,出了一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儿。

Sir每日的午饭“小伴侣”,一夜之间遭遇全面下架。

看到这个消息,Sir手里的外卖瞬间不香了。

谭Sir本人也懵了。

人在外地拍摄,瓜从天上来。

事情是这样的。

7月10日,谭乔的微博发出一则重磅信息。

《谭谈交通》这一节目被游术公司告其侵犯著作权,而自己,也有可能面临数千万的巨额赔偿。

闹不好,赔不起可能还可能坐牢。

在B站,不单是《谭谈交通》的系列视频逐渐被清理,谭乔本人在平台发布的其他视频,也从345减少到80个。

而那些根据《谭谈交通》视频进行二创的UP主们的爆款视频,也被撤下。

一部2005年就在电视台正规播出的普法交通栏目。

在十几年后,居然成了侵犯知识产权的“典型案例”?

怪不得谭Sir在视频里愤怒不已。

连骂对方吃相难看。

暗搓搓讲对方不要脸。

法律问题还得等待法院处理。

今天Sir只想给你们梳理一下眼下正在发生什么。

而未来,或许还会发生什么。

01

割韭菜?

谭乔在视频里谈到,《谭谈交通》就是被资本盯着十几年后,终于长成的韭菜。

2018年,《谭谈交通》节目在成都广播电视台停播。

四年间,《谭谈交通》的内在价值开始在互联网上酝酿、发酵,被更多的网友看见,节目视频在各大视频网站上也开始有二度剪辑、创作和传播。

也因此,获得了爆款流量。

不论是《谭谈交通》,还是警官谭乔。

并且,谭乔在离开《谭谈交通》的三年后。

他辞去公职,在B站成为一名UP主,开始创作自己的视频。

当然,他也是找到了不少曾在节目上意外走红的采访对象。

像是,“气球哥”、“二仙桥大爷”、“福贵大爷”。

谭乔像是跟《谭谈交通》绑定了。

但,突然出现的游术公司与《谭谈交通》又有什么关系?

游术公司,全名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注册资本50万,成立于2018年3月。

在网友的调查中发现,这间公司在四年的年报信息中,社保缴纳人数都为0。

活干得却不少。

这家公司参与的起诉案件,准备开庭的就有58起;法庭已经立案的案件,有37起。

起诉原由,都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

开庭公告显示,游术多次向其他公司主体发起诉讼,其中包括B站、小红书、抖音、优酷、咪咕、爱奇艺等大厂平台。

并且,在谭乔所公布的信息中,这家公司对小型企业也“毫不放过”。

△ 某小微公司就《谭谈交通》版权与游术公司以5000元达成和解协议

这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呢?

根据@看成都实地探查,发现地址是一家服装店。

种种“不靠谱”,也难怪网友如此不满:

但,在7月11晚:

一份授权书被公布出来。

里面声称,2021年9月,游术公司就获得了成都市广播电视台《谭谈交通》的著作财产权以及维权权利。

那么,这场“乱战”下的第三方——成都广播电视台,终于出现了。

当晚,成都市广播电视台也找到律师,发布一则声明:

大致意思,强调了成都广播电视台是《谭谈交通》的节目著作权人。

在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的指导下,由成都市广播电视台策划、编导、制作《谭谈交通》。

谭乔只是现场主持人而已。

所以,他们是依法将授权工作交给游术文化。

最后,也澄清了所有的维权活动都不是针对个人,也不会有“千万索赔”的情况。

可事情还有不少说不清的地方。

作为《谭谈交通》这档栏目来说,电视台、谭乔,甚至交管局三者,难以单独分割。

电视台,作为制作、拍摄、专题策划部门,的确有参与了节目创作。

的确可能享有著作权。

而谭乔自己也聊过,节目的制作和采访过程中。

他需要先与拍摄者破冰,聊家常,聊出合适内容的时候,才开机拍摄。

他也是节目内容的创作者。

同时强调了当初节目的公益性,不涉及商业。

在法庭还未作出判决之下。

我们也并不能贸然地就去谈论谁对谁错。

但,曾经网友们最喜爱的《谭谈交通》节目。

势必成为资本之下的蛋糕。

即使谭Sir不被索赔。

即使节目被“捞”回来。

之后呢?

02

好手段

不如试着横向参照。

在谭乔的视频里,他cue出了好久没在网友面前出现过,另一位被着急“割韭菜”的创作者——

李子柒。

2021年8月,从李子柒在社交平台中回复一句“资本真的是好手段”开始。

许多喜欢李子柒视频的观众感觉到了。

这次停更,一定有问题。

作为在美拍上发布作品,渐渐积累人气的美食博主,李子柒靠着自己纯“国风”路线,开始慢慢在互联网上火了起来。

2016年,李子柒与杭州微念签订合作协议。

微念为李子柒提供微博资源推广服务,也在微博上获得了不错的流量,并一举成名。

2017年,微念与李子柒又进行深度合作,双方共同出资100万元成立四川子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这个公司也走的是网络红人经济路线,将IP和商品变现,合二为一。

IP的内容由李子柒运营和维护,而背后的商业变现,则是由微念负责提供李子柒消费品产业链。

靠“李子柒”这三个字,2020年,李子柒品牌销售额达到16亿。

就连“李子柒”牌的螺蛳粉单品销售额已经达到5亿元。

蛋糕越做越大,自然问题也来了。

简而言之就是。

“李子柒”的IP是越做越大,但,IP本人——李佳佳在其中获益却非常少。

李佳佳与微念签订的合作分成合同,也只是在流量变现上获得利益。

她的作用也只是培育了“李子柒”的IP。

钱没拿到。

账号还有,自己能东山再起呀?

可问题是,李子柒的天猫旗舰店,YouTube账号等重要变现账号,是在与微念签约后以公司名义完成注册。

与李佳佳本人无直接关联。

并且,在与微念所签订的合同中,还有一笔收回“李子柒”IP和违反竞业限制的赔偿金,这笔巨大金额的赔偿金也让李佳佳骑虎难下。

看着自己艺名成为资本之下,被利用的牺牲品。

李佳佳选择与之前的合作人,对簿公堂。

从2021年10月开始。

李佳佳将刘同明和微念公司一纸诉状告上法院。

开庭公告显示,今年的7月4号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开庭审理了此案。

结果如何我们还得拭目以待。

但,在李子柒之后的一年。

互联网是否又能复制“李子柒”了呢?

从张同学到华农兄弟等等账号,再也不能重复“李子柒”这样现象级的IP。

也再没能有人将日常生活里的柴米油盐,拍得出如此内敛又沉浸的内涵。

在停更的这200多天里,YouTube的海外观众们还在纷纷给李子柒的账号留言。

十个月了,我们想念你李子柒

对于创作者来说,在内容创作火爆之后接踵而来的麻烦,总是防不胜防。

像是B站UP主“敬汉卿”就在有一天,发现自己的名字被抢注商标。

可能要面临改名的问题。

甚至,还要沦落到“请你自己证明你自己是你”的吊诡逻辑里。

Sir没有能力去辩驳这些操作当中的法律问题,那是法律人士的专业。

只有一点应该是共识:

对弈的局面里,内容创作者处于绝对弱势。

他们就像行走在资本布下的“黑暗森林”。

一旦被看见。

几乎只能任人摆布。

03

回不来了

说回谭乔。

不论版权归何处。

目前,《谭谈交通》已经面临下架或是禁止二创的命运。

对于一个作品来说,自然也就失去了它能一直活跃在互联网记忆里的生命力。

我们为什么喜欢《谭谈交通》?

其实,也是回归到最本质的:

我们从这些人里,看到了看到了人间百态,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体恤和包容。

在这里,有搞不清是走“机动车道”还是走“成华大道”的二仙桥大爷。

你笑他与谭Sir“鸡同鸭讲”的同时。

也会慢慢意识到,在他的认知里。

只有去二仙桥走成华大道,才是唯一正解。

在他的知识体系里,没有“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的概念。

这里有,那些骑着小摩托车却背着上百斤货物的人们。

在被谭Sir拦下来后。

谈论为什么超载,回答其原因,都是一件件为了讨生活而不得已的故事。

他们甚至在镜头面前都有一种怯懦。

怕镜头,怕这身制服,怕自己如果做错了什么,今天的辛苦又一次白干。

这里有《活着》的现实原型“福贵大爷”。

在跟谭Sir的闲聊中。

才知道,他的父母,妻子早就先于他离世。坐在板儿车上,趴着的老狗跟痴傻的弟弟,是自己现在仅剩的亲人了。

而就算是如此,他还是能说出,“向前走,向前看”这样的句子。

你也能看到,老婆嫌他穷,而跑路的气球哥。

在与谭Sir告别后,送了一只灰太狼的气球。

在十多年后,他们又一见面。

分手时,气球哥问谭Sir:那年我送你的灰太狼气球过时了吗?

谭Sir说:你陪伴了至少两代人成长。

你不会过时的。

这就是这档节目灵气之所在。

它从上至下地解剖了社会的真实一面。

也纪录了这十几年来,那些平凡又普通的生命,所迸发的生命力。

余华在《活着》的日文序言里有这样的一句话:

我知道福贵的一生窄如手掌,可是我不知道是否也宽若大地?

面对着这一双双朴实的人们时。

在他们厚重的手掌中,却总握紧着宽容大地的命运。

再说一个细节吧。

谭Sir在B站有一部混剪的短片《起风了》。

在这里面的谭乔,最多的镜头就是佝偻着自己的背,或帮或抬,或采访或聊天。

他都以这样姿态,慢慢靠近着每一个被采访的人。

你说这是他的谦卑也好,平易近人也好。

他是真的在与他们交谈。

在这一瞬间融入他们的生活中。

在谭乔脱下“谭Sir”的外衣之后,他接受了一次采访。

他说,这部《起风了》的视频,每次看都让他很感动。

因为做过的这些事。

还是有人看到的。

但,在这场“谭乔风波”之后。

《谭谈交通》还能回来么。

就算是以购买版权的方式,再次回归线上。

但,那些曾经可以自由的二次创作,那些神来之笔,那些网友们拿着放大镜在里面找段子的快乐。

再也回不来了。

回顾节目的诞生:

开始,电视台和交管队初衷,是做一档别开生面的普法节目。

否则也不会看上当时在队内表演过小品的谭乔。

当时领导面试过一批候选人后,大多没达到预想中的标准,要不太正派,要不太市井。

直到见到谭乔试镜。

“有点可塑性”,这是当时领导给出的评价。

于是,谭乔便开始了忐忑的交警主持生涯。

节目也在他的钻研和升级之下,从一周一播,到破例一周五播,增加时长,甚至得到市民来信表扬电视台。

谭乔的努力得到回报。

或者说,他的初心得到认同:

普法这件事并非高高在上,应该和群众打成一片,包容体恤每一个小市民。

这也因为他始终坚定自己的“人设”。

不做交警谭Sir。

做普通人谭乔。

可就是这样一件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事情。

难度依然远超所有人想象。

节目初期许多人背后嘲讽他“谭崩子”(四川话骂人的词),节目走红后,又承担着名气带来的巨大压力,身边人的规训,各种领导对他暗中“递话”……

如今更是面临匪夷所思的控告。

Sir仍会和大家等待一个公正的结果。

目前“消失”的只是交警谭警官。

而那个普通人谭乔,以后也会被噤声,被淡忘。

可就像我们当初发现《谭谈交通》这个宝藏一样。

一个没有任何流量的节目成为“顶流”。

不是因为它制作多豪华。

而是它让我们看见:一个普通人,曾为另一群普通人,干成了一件不那么普通的事。

这一切或许会在平台上被抹杀。

可现实里。

“气球哥”记得,“富贵大爷”记得,“二仙桥大爷”记得……

我们都记得。

这记忆,才是最广阔的“流量”。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田不热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