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音乐节“背刺”乐迷

娱乐新闻 2022-07-18 18:03:5734

音乐节回来了,但乐迷们不太满意。

据不完全统计,7月份起全国已陆续官宣了10多场音乐节,其中不乏草莓、仙人掌这样的知名音乐节。

终于有演出看了,但票价却被吐槽贵得“离谱”。

半数音乐节单日预售价超400元,最贵的“顶流”成都仙人掌音乐节单日预售价高达999元,温州楠溪江星巢秘境音乐节单日预售票为788元,全价票也高达988元。相比之下,草莓音乐节单日预售580元、两日通票980元,都算“温和”的了。

对此,狐厂娱乐观察采访了北京华乐非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熠明、MTA天漠音乐节创始人李宏杰,了解演出市场的现状和音乐节涨价的内幕。

两位业内人士的想法基本一致:涨不涨价由市场情况主导,如果高价票卖不出去,后续音乐节的价格就会回落。

值得吗?

双日通票预售1800元、VIP票价2999元,光看价格,仙人掌音乐节的票比一线歌手演唱会内场票还贵。

况且,户外音乐节是顶着烈日人挤人,有时候还得泥地蹦迪,演唱会内场不仅有空调有座位还是近距离,舞美效果还更有保障。

可想而知,预售开启后,已经被草莓、星巢秘境音乐节“刺”痛过一轮的网友更加气愤了:

“朴树抱着我唱吗?”

“我坐台上他们绕着我唱吗?”

“先给我自己烧一点,几十年之后下去看。”

……

但实际上,成都仙人掌音乐节的阵容、票价向来是音乐节“刺客”一般的存在。

在草莓音乐节预售单日220元、两日通票380的2018年,仙人掌音乐节已经敢卖到三日通票800元。

底气来自超豪华的明星阵容。

2018年有滚圈顶流:崔健、黑豹乐队、唐朝乐队、张楚、郑钧、许巍、朴树……

2019年有人气乐队和民谣歌手:汪峰、高旗&超载乐队、痛仰、落日飞车、达达乐队、逃跑计划、草东没有派对……

但疫情出现后,仙人掌音乐节的嘉宾显然降级了。

朴树、新裤子、痛仰、二手玫瑰以外,就是rapper和乐队了:刘聪、姜云升、乃万……

乐迷一番比较后,难免觉得性价比太低,不划算。

但MTA天漠音乐节创始人李宏杰告诉狐厂娱乐观察,几年前和2022年的价格、嘉宾阵容,没有太大的可比性。

“其实如果大家仔细研究的话,19年、20年的时候,艺人的价格和现在也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现在艺人少说涨了20%~30%,有的头部艺人可能涨了三四倍,所以这个确实对应的都是成本的上升啊。”李宏杰说道。

不仅出场费涨了,艺人的档期也更难约了。

按照惯例,每年3-5月都是音乐节的“井喷”期,也是乐队、歌手们最忙的时候。

但今年5月,超20场音乐节都受到了疫情反复的影响,无法顺利举办。直到7月份,演出市场才有了复苏的迹象。

音乐节主办方又集体发出邀约,都希望敲到大牌、有号召力的演出嘉宾。

张熠明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嘉宾们不会因为前段时间工作量减少而降低出场费。“反正工作量比较小,接一单算一单。乐队、艺人也是一个由市场自由调剂的过程,疫情来了都空,复苏了都满。”

李宏杰也透露,今年的MTA天漠音乐节也正在筹备中,一线嘉宾现在可以说是“物以稀为贵”,这一块的预算也相应增加了。

“因为2021下半年有很多音乐节就没让做,一直压到今年下半年,再加上有一些新的音乐节,所以艺人的档期就比较满,出场费只增不减。档期难约,对应的有一些价格就涨了。”

有苦衷?

对于主办方来说,艺人邀约还只是一方面的成本增加。

多位相关业内人士都向狐厂娱乐观察“吐槽”过:疫情之后办音乐节,成本蹭蹭往上涨。(详见疫情反复又反复,演出躺平再躺平)

“项目从立项到筹备,从踩点、考察到出方案推进执行,时间成本、出差的成本,各方面人力的成本都有。”吉术斋创始人徐远卓先前接受狐厂娱乐观察采访时曾谈到。

“既要对幕后以及全场观众进行测温工作,又要严格执行消杀工作。”张熠明还提到,主办方也需要承担艺人和团队一行人的机票、酒店、保险,相关的差旅费用,而且各地的疫情隔离措施不同,有时候还要支付隔离期间的费用。

制作成本、执行成本、防疫成本,每项都蹭蹭往上涨。

别说新兴的音乐节承受不了,连有赞助、有口碑的老牌音乐节也犯难。

今年,某饮料品牌、酒类品牌都选择直接冠名音乐节,而不像此前以赞助形式参与。可见,品牌方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按现在疫情反复多变的这个情况,大部分品牌都是观望状态,肯定受到了疫情影响。”李宏杰说道。

毕竟,音乐节投不了,还可以考虑转投影视综,相对来说回报更有保障。

不少音乐节还需要场地赞助。

“想促进旅游、吸引游客、对美誉度提升有需求的城市,可能会提供一定的支持。如果没有,只是考量经济效益的话,还是得按市场价格负担场租。”张熠明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重新启动的音乐节,为避开疫情,放弃了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大多选在江浙一带。

但仍有不可控因素。成都近日突然爆发的疫情,影响了原定于该地的多场演出。

太湖湾音乐节由于大风临时取消,海南草莓音乐节也因为天气原因推迟,也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失。

在张熠明看来,这无可避免,疫情、政府活动、下雨、刮风,都会影响到活动的顺利举行。因为音乐节就是“靠天吃饭”的活儿。

会跌吗?

不办,也不行。

“从春天起将近四五个月没有音乐节了,有一线希望就得往上冲。”张熠明对于音乐节主办方们表示十足的理解:“坚持到今天,品牌算是立起来了,有经验、会算账、能控制好风险就一定往上冲了。”

“市场不好,无人幸免。”他感叹。

过去几年,受疫情影响,演出行业可谓愁云惨淡。

没有活动,就意味着没有收入。从业者只能冒险自救。

“涨价一定是主办方已经综合考虑了成本、收入、利润,风险,以及歌迷的反馈,都应该是有提前心理准备的。”张熠明觉得,消费者未必能了解演出行业的心酸,因为“商业的风险和苦衷是观众在表面看不到的”。

“仅代表我个人意见,所有主办方这么做完全没有错。歌迷可以不看,或类比选择其他音乐产品,但没必要骂。除了音乐节,还有无数其他娱乐消费渠道可以选择。”

但消费者们正在气头上。

许多乐迷翻出“晓峰音乐公社”以前的发言,号召大家“你不买我不买,明年晓峰卖一百”。

票价真的会回落吗?

狐厂娱乐观察也咨询了两位采访对象,他们给出的答案大致相同,都觉得可能会降下来。

在业内人士看来,音乐节涨价就是“市场行为”。

“只要是市场经济,都由市场来决定。如果购票率不足,票价会下来的。如果票价降下来无法盈利,无法实现商业平衡,那么音乐节的市场就是不健康的,将会自然萎缩。”张熠明分析道。

李宏杰则觉得,音乐节的票价是要考虑消费群体的购买力的。“音乐节主要消费群体一定是年轻人啊,永远都是以年轻人为主。”

“我觉得不用过多纠结或者担心,因为如果说这个高价票卖不出去的话,市场会调节,它自动会降下来。”李宏杰告诉狐厂娱乐观察。

有意思的是,狐厂娱乐观察也联系到了一位黄牛小刘(化名),询问音乐节票价。

小刘表示,从他的“渠道”购买成都仙人掌音乐节的单日票,不仅票价低于999,购买多张还可能享受优惠。

虽然他不愿意透露具体的操作,但自信的口吻让人觉得十分可靠。

“999这么贵,怎么卖?”小刘回复。

那一刻,他的微信头像都好像散发着“正道的光”。

(转载搬运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