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艺人的“明星”危机

娱乐新闻 2022-07-25 12:04:1732

前两天,金靖陷入了“打骂助理”的传闻。

她发微博回应自己从不打骂助理,只扣钱,一次扣一千。

这条本意是解释的微博,反而引发了更大的争议——扣钱太多、不尊重打工人、私人账号发年终奖涉嫌偷漏税……

从前,诸如此类的新闻,大多数人只当娱乐八卦,一笑而过。

如今,在“日薪208万”“偷逃税”等事件的冲击下,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明星的一举一动,也希望市场能够重新审视艺人,优胜劣汰。

狐厂娱乐观察与娱乐圈几位从业人员对话,聊聊他们这些年见过的奇葩艺人,以及为何普通人不再共情明星,内娱艺人的艺德未来会有所提高吗?

艺人的“明星病”

回忆有“明星病”的艺人,艺统小山有数不清的例子。

让小山记忆犹新的,是一位流量转型实力派的男演员。

该男演员以自己衣服是真丝材质为由,让女助理手洗一大包衣服,包括他的内裤和袜子。

“女助理从下午两点洗到晚上十点,回来就哭了,说这辈子都没洗过这么多衣服。”小山无语道。

还有某国民女演员,人如角色,分外作。

拍摄电视剧期间,要求经纪公司给自己招聘一个生活助理,要90后、星座匹配、会做饭、会按摩、会养生……一问工资,3300。

“她要求在她坐到保姆车上的那一刻,助理就得把荔枝剥好,要冰的,但又不能太冰,也不能太老。”小山说,“助理要打伞把她护送到保姆车上,同时还要剥荔枝,怎么可能?”

宣传阿圆也曾遇到难缠的女艺人,还被对方当众骂哭了。

那时阿圆刚入行,带一个凭借某爆款女性群像剧红起来的女艺人跑通告。

女艺人没有其他工作人员,阿圆身兼助理、宣传、执行经纪,连着三天,每天三个通告,加起来只睡了10个小时。

最后一天通告是剧集庆功宴,已经安排好了礼服,但女艺人非要穿拍摄水下戏时已经湿透的毛衣,又湿又重,阿圆只能用吹风机吹、想办法烘干。

临上场,毛衣好不容易干了,女艺人又改主意要穿礼服。

“但她太矮了,穿上礼服拖地,老板让我去拿针线盒给她缝衣服。在洗手间,其他几个女艺人团队都在,我拿针线慢了点,她当着所有人骂我,你怎么这么笨,能不能快点,还大学生呢?”阿圆不忿地说,“跑了三天通告,最后一天累得晕倒了却还被骂,我直接就哭了。”

同样不尊重别人工作的,还有一位以大姐大著称的女艺人,把助理当丫鬟使唤。

周末宴请客人,周五晚上让助理请五星级饭店的大厨来家里,助理请不到,就被骂废物、傻X。

回想做艺人宣传的日子,阿圆觉得不是人过的日子,她感慨娱乐圈底层还不如工地搬砖的。

“我早上五点爬起来赶地铁,她天天有司机车接车送,却总是迟到。我们出通告,要比艺人早起两个小时,结束之后还要监控舆情,比艺人晚睡两个小时,挣不到艺人的万分之一,到底什么才叫高危行业啊。”

(图文无关)

明星地位水涨船高

提起内娱艺人,很多人总会把他们跟日韩艺人相比,不理解为什么国内不少艺人拿着高薪却产出不相匹配的价值,还负面新闻频发。

小山回忆,自己刚入行的时候,艺人还没有这么高的地位,那时他所在的平台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娱乐平台,艺人录制节目都非常配合。

“一切的分水岭大概是从《爸爸去哪儿》开始,它把内娱带进了真人秀时代,真人秀节目需要大量的艺人参加,平台为了曝光度争抢大牌艺人,艺人价格越来越高,也越来越难请,慢慢的,他们的地位就越来越高了。”小山说。

“紧接着催生出天价片酬,一个大花参加某综艺,第一季1个亿,第二季1.5亿,另外还有节目分成、招商分成,两季节目打包价3个亿。”

娱乐公司CEO马克则认为,出现上述问题,一方面是内娱不少艺人的职业化培训不够,另一方面则是很多艺人红得太快了,尤其是真人秀、选秀节目的出现,缩短了成名的过程。

“韩国娱乐公司为什么做得那么好,因为人家在你当练习生的时候,就开始培训你,经纪公司会有详细的行为准则,出道的前辈就是标杆。”马克说。

“国内不是这样,国内是你不小心干了什么事情一下子就火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火的,经纪公司也不清楚,稀里糊涂就有了一大堆粉丝,也没有前辈可参考,他们自然小人乍富,腆胸凹肚。”

“有的爱豆参加唱跳表演,看别人带十几人的舞团,他明明可带可不带,但他一定要提这个要求,好像不提就显得自己档次低似的。”马克吐槽道,“就比如说,他觉得蔡徐坤可以带,为啥我不可以,他认为他跟蔡徐坤是一个级别的,认为自己很牛逼,但实际上他可能只有几万真实粉丝。”

选角导演阿峰对狐厂娱乐观察透露,合作过的艺人中,他感觉港台艺人,以及大陆老一辈的演员表现得更敬业一些,很多时候基本上没有他们的戏,他们也会早早来到现场,还会给工作人员买饮料,非常贴心。

马克也直言,相比老一辈的艺人,年轻的偶像明星们敬业的意识比较淡薄,合作的过程中迟到很常见,且对工作准备得不是很充分,外出参加活动动辄带七八个工作人员,对吃住行要求很高,还会互相攀比,对于彩排这种基本工作要求却推三阻四。

“但也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像节目出品方或品牌爸爸这种能直接给他们大钱的人,他们还是比较悠着来。”马克说,“流量艺人走哪都呼啦啦带一堆人,但你看他们去央视节目,不照样一个人,不照样用央视节目的妆发师,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艺德会提高吗?

近两年来,娱乐圈对艺人艺德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艺人塌房、罢工、耍大牌、不敬业等行为,网友们不再一笑而过,而是希望市场能够重新审视艺人,优胜劣汰。

之所以有这样的舆论风向转变,小山认为,离不开“日薪208W”“偷逃税”等事件的影响。

“从前大家知道明星能赚很多钱,但对他们这个群体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如今日薪208W事件,深深刺激了大众的神经。加之这几年经济形势的变化,普通人过得不容易,明星明明已经赚得很多了,却偷逃税,不敬业,两相对比,大家自然憎恨这种行为。”小山说。

随着影视寒冬,项目减少,经过市场的自然洗牌,小山认为,艺人们这种“明星病”会好很多。

之前狐厂娱乐观察在采访另一位选角导演时,对方也透露,如今人好戏又好的艺人最受欢迎,人品有问题,或价格太贵的演员,只能在家抠脚。

马克则认为,行业寒冬,行业出新人的速度也下降了,有的人活不下来,就被洗牌出去了,就比如一些选秀节目中没出道的练习生,早早退出了这个行业,能活下来的人,要么有经纪公司撑腰,要么真有粉丝和商务能力,竞争不饱和,人品有问题的人,他会更为所欲为。

“真正能够让他们收敛的是互联网上的舆论。”马克笑说,“可能他们以后做事都会更小心一点,助理再伺候艺人穿鞋,躲着点镜头,代替发微博的时候,记得把账号切换回来,别又登错了。”

(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转载搬运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