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05后童星的“天才基本法”

娱乐新闻 2022-07-28 18:04:1431

在00后的张子枫、赵今麦们已经开始饰演成人角色的时候,新一代的“青少年演员”,已经要从05后开始数起。一群正当红的05后小演员们,最近在大小屏上呈现刷屏势头。

在热播剧《天才基本法》中饰演童年林朝夕的小女孩王圣迪,此前更为人熟知的角色是《隐秘的角落》中的普普。剧集本身口碑尚可的情况下,与小演员演技相关的话题也上了热搜。

#天才基本法小演员#微博话题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同在《隐秘的角落》中大火的“朱朝阳”荣梓杉,却遇到了演艺生涯的第一道坎。其主演的《外太空的莫扎特》上映14天,票房仍不到2.5亿,豆瓣评分仅4.7,成绩惨淡。

荣梓杉的演出也受到了质疑。变声期的粗哑嗓音、迫近190cm的身高使其在外形上难以被观众代入初中生的形象,表演层面也被评价“放不开”,缺乏角色应有的童真。

自己还是后浪,后浪的后浪就已经奔涌而来。同期在映的《人生大事》中,饰演“小哪吒”武小文的女孩杨恩又今年仅9岁,处女作即收获了超16亿票房、豆瓣评分7.3的佳绩。导演刘江江在采访中表示,“碰见又又之前,你没法想象一个小孩可以演成她这样。”据毒眸了解,在《人生大事》之后,杨恩又片约不断,档期难求。

而更为人所熟知的小演员韩昊霖,也在坏猴子影业与B站合作推出的短片集《大世界扭蛋机》中,饰演短片《一一的假期》的主角一一。年仅13岁的他,目前已经参演电影11部、电视剧19部。据灯塔专业版显示,韩昊霖已经能在中国男演员(主演)票房排行榜上排到第31名。

来源:灯塔专业版

这些05后甚至10后的小演员们,不仅在各自的作品中奉献令人印象深刻的儿童形象,同时也极有可能成为未来演员梯队的储备力量。在今年第3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的最佳新人奖提名中,5个提名演员里有4位都是05后。

在全新的竞争环境下,05后小演员们的“星途”应该走向何方?从他们的前辈身上,能有怎样的参照?

05后童星不同路

“有灵气”、“有天赋”,几乎是所有导演和成年演员谈及儿童演员时最常提到的评价,这背后隐藏的逻辑是,大部分在银幕上表现出色的儿童演员,是靠着本能在演绎,而非掌握了某种方法。因此,儿童演员的“演技”,多数时候在看官们眼中是被过度放大了的。

朱朝阳就是一种“本能”。荣梓杉最早试戏的时候其实是来面试严良这个角色的,但导演辛爽在见到他之后,发现他眼睛是有些向下的,没有表情时看着有些忧郁。

并且,由于荣梓杉在生人面前很慢热,试戏时处于一种“不熟”的状态里,这在导演眼中和朱朝阳的样子更加接近。靠着自身本能的状态从千人海选中脱颖而出后,荣梓杉演绎朱朝阳的方式,也是调动自己的本能。

“本能”意味着,导演的调教被摆在了更重要的位置,前后脚的一场采访当中,导演辛爽夸赞《隐秘的角落》三个孩子“太会演”,制片人卢静的回答却是“辛爽太会调教小孩”。

《隐秘的角落》剧照,右一为荣梓杉

《隐秘的角落》拍摄过程中,荣梓杉每场戏从上了化妆车开始,就会强迫自己沉下来,不跟别人说话,来帮助他更像朱朝阳,“我不太喜欢去做一些事先的动作设计,在家里无论怎么设计,都还是荣梓杉的动作。只有到现场去进入那个角色后,我说话、吃饭、做每件事的感觉,才是朱朝阳的感觉。”

朱朝阳之外,荣梓杉也曾出演《秘密访客》《山河故人》,都是较为深沉内向的角色,在彼时也都收获了不少好评。但不论是接触过的导演、制片人,还是荣梓杉本人,都曾不止一次在采访中提及,生活中的荣梓杉和朱朝阳完全不一样,前者是“像向日葵一样向阳而生,活泼开朗的人,日常兴趣是打篮球和关注潮流单品”。

与角色气质的反差使他迫切希望能够有所转型,比如挑战喜剧类的影片,以及和自己多年以来的偶像黄渤老师搭戏。《外太空的莫扎特》对于他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美梦成真。

感兴趣的事不一定是擅长的事,这个在普通人身上的常见偏差,也在荣梓杉身上发生了。喜剧表演的方法论本就和其他戏有所不同,加之在《外太空的莫扎特》中,荣梓杉大部分时间是在凭自己的想象跟不存在的“莫扎特”演戏,这让他过去倚仗的“本能”很大程度上失效了。

甚至据荣梓杉透露,起初剧本上的任小天写得比成片更加夸张,让他演起来没有感觉,于是他主动跟导演陈思诚商量做一些调整,“我希望能用到更多感情,说的词少一点、多用表演来演这个戏。”

但即便如此,依旧没能拯救《外太空的莫扎特》和任小天这个角色的质感。在剧本设定中,任小天是一名13岁的初中生。但荣梓杉一方面有着超出年龄的身体条件,另一方面又演绎着低于年龄的幼稚台词和浮夸神态,以至于在观众看来,这成了相对于朱朝阳的“演技倒车”。

相比之下,另几位05后小演员倒暂时没有在选角上进行过反差如此巨大的尝试,也就没有此类的批评,对荣梓杉而言,身位上的领先反而成了一件坏事。

杨恩又才刚刚完成了电影处女作,之后一段时间的角色也将以展现小女孩的灵气为主。王圣迪从普普到童年林朝夕,依旧是聪明机灵、沉着冷静的。

而韩昊霖出演的作品众多,横跨古装戏、年代戏、现代戏等诸多类型,但大体上是遵循“小大人”人设的,突出一股少年老成的气质。徐峥在采访中提及韩昊霖时就表示,“我跟他工作的过程中从来不把他当成小孩,就跟一个成熟的演员一样来交流。”

徐峥、韩昊霖、宋佳《我和我的父辈》图源互联网

可以看出,虽然都是儿童形象,但他们各有各的定位与空间。关键在于,在还未系统性学习表演之前,突破自己已经初步摸索成功的银幕形象,能否给自己未来的演艺事业带来正向的帮助。

从演员自身的角度,或许考虑到前路还很长,多做尝试总不是坏事。但从个人品牌形象建立的角度而言,“爱惜羽毛”是每个演员必备的功课,观众对所谓“演技”的不信任感一旦产生,也将影响对后续作品是否埋单。这一点,不管你几岁。

“前辈”们怎么做

童星不是不能转型,但转型的节点很重要。从05后的“前辈”们身上,可以收获经验教训,也能管窥到一条相对通行的路径。

许多童星在转型的过程中,面对的是来自身体发育的不可抗力。

比如因身高过高而很难跟其他演员搭戏,最典型的案例是于小彤。据传,于小彤14岁出演《红楼梦》贾宝玉一角时已经身高1米73,而到戏拍完时甚至窜到了1米92,导致到了后期镜头只能拍上半身,下半身的腿需要叉开。《红楼梦》拍完之后,一些剧组找到于小彤试戏,许多都因“太高”而将他拒之门外。

这和如今荣梓杉的情形有些相似,在他飞速长高的新闻下,有粉丝表示担忧,害怕他步于小彤的后尘。

太高了不行,太矮了也不行。在《雪中悍刀行》播出后,网友们开始操心起了韩昊霖的身高,认为他和几年前出演《庆余年》时的身高没有明显变化。如今12岁的他官方身高显示只有1米40。曾出演《宝莲灯》的曹骏,就因自幼习武如今身高仅1米73,对他的星途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除了身高之外,长相、体重等等方面,都是难以预料的变化,也都会对演艺生涯遭成不可估量的影响。《家有儿女》中小雨的扮演者尤浩然,在采访中坦言自己是易胖体质,“喝凉水都胖”。在18岁时又因为拍戏受伤而在家休养,导致体重更增,这直接影响了他当年的艺考,前后考了三年才考上北电。

就连时常被当作童星转型成功案例的杨紫,也一度深陷“长得不好看”的困境当中。杨紫进入中学后,青春期的到来让她开始发胖、长青春痘。她曾在节目中回忆,很多导演见到她都会感叹,“她怎么越来越丑了,怎么那么胖啊?”连宋丹丹也曾对杨紫的演员之路表现出担忧,“闺女,演艺圈那么多漂亮的小孩,你长得不够漂亮,未来的路会很难走。”

身体条件之外,转型路上的自我选择也很重要——片约最好不要断,三大最好要考上。在《宝莲灯》播出后大火的曹骏,三年里都没有选择继续拍戏,而是认真完成学业。结果在艺考时,文化课分数超过了一本线近十分,但却在才艺表演上丢了分,接连被这三大艺术院校拒之门外,最终进了上海视觉艺术学院。

持续的片约能帮助演员维持品牌形象和市场热度,三大院校能提供专业的表演教育和人脉资源,缺少了这些,“童星”的标签除了引人怀旧,并不能派上用场。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曹骏的演技虽得到了导师们的认可,但却在制片人的市场评级环节中排名倒数第一,原因是赤裸裸的“有代表作、没名气、没市场”。

曹骏《演员请就位》

若是追溯成功案例,除了形象不能垮、资源要跟上之外,还得在转型的关键节点拿出能“定型”的代表作,才能真正在成年之后延续“童星”的辉煌。这一代表作考验的不止本人的演技,往往也有着强大的作品口碑加成。

定型可以是分阶段的,比如吴磊,从“童星”形象走出后的第一部大爆作品当属《琅琊榜》。靠着飞流这一角色,他从“儿童”变成了“三石弟弟”。直到《长歌行》和近期热播的《星汉灿烂》,他才开始逐渐摆脱“弟弟”的定位,成为真正的成年偶像剧男主。

吴磊脱胎换骨

杨紫的转型之路同样充满波折。起初是在《战长沙》中扮演战地护士胡湘湘,这部豆瓣评分9.1的作品成为了她演技的认证。但彼时的她始终在正剧中徘徊,有片约可人气有限。直到2016年《欢乐颂》和《青云志》开播,杨紫开始进入主流视野,并在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播出后一举奠定了“顶流”的地位。

而多年好友张一山,本来在《余罪》的带动下迎来了童星转型的“天胡”开局,但此后持续沿用相似表演方式的他,却在新版《鹿鼎记》中遭遇了滑铁卢。该剧在豆瓣仅收获3.2分,“挤眉弄眼”的浮夸表演方式,让《余罪》积累下的观众缘消耗殆尽。

更“失败”的案例是谢孟伟,形象上的不足确实能够成为一个理由,但演员的道路也不止演偶像剧一种,如今已经33岁的谢孟伟仍然想演戏,但似乎很难摆脱短视频卖酒、鬼畜素材等标签。

网络梗图:嘎子偷狗

总体来看,05后童星们的未来的决定因素,和“前辈”们倒没有本质的区别,他们也需要一部或者多部可以扭转其“儿童”形象的口碑佳作,并以此作找到适合自身的路线。哪怕是分步走,先从童年迈入少年再迈入成年亦未尝不可。

目前来看,06年的荣梓杉其实已经率先走到了转型的档口,需要一部“定型”之作,但答案显然不是《外太空的莫扎特》。演绎了朱朝阳的成熟深沉之后再回过头去演天真浪漫的初中生,不见得是一个合适的转型趋向。

纷乱的一代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每一代大小屏,都有趁早出名的童星,每一代演员也都有“童星”陨落的叙事,这并不新鲜。

但如今的演艺圈童星逐梦路,乃至“童星”本身的概念,也的确和上一个时代有有所不同。

一方面,短视频的出现与流行,催生了一批来自网红世界的“童星”,他们野蛮生长,给影视作品选角带来了更多选项,但想要真正进入影视行业,壁垒仍然明显。

比如和杨恩又一同出演了《人生大事》的儿童演员,还有2020年爆红于短视频的“钟美美”。“钟美美”原名钟宇升,成长于黑龙江鹤岗这座小城中。他凭借着对老师惟妙惟肖的模仿,营造出了一个令人生厌的班主任“钟美美”的形象,引发全网共鸣。

钟宇升客串小文的表哥

爆火之后,钟宇升和他的父母没有急于进行网红变现,拒绝了各路MCN的邀约,但在钟宇升的心里,始终埋藏着一颗热爱表演的种子。彼时有剧组邀他试戏,他和表姨千里迢迢赶去北京。

在短视频世界里,他所向披靡,捣鼓出一条全网爆款视频只需要几分钟的思考时间,但到了影视行业,他落选了。

短视频造星的逻辑是塑造一个人设,人设越突出,甚至到了“浮夸”的地步也是一种优势。但拍戏,本质上是完成一项表演任务,你需要成为剧本中划定的“另一个人”,服务于整个剧本的故事逻辑。简单来说,模仿老师时所需要的“演技”和拍摄一部作品所需要的“演技”,或许本质上不是一个东西。

而前文所提到的05后“熟脸”们,基本上都是平面模特或动态模特出身,在拍戏之前已经接拍过广告作品,因而被选角团队发掘,这本是最常规的童星输送通道。

“钟美美”参加脱口秀大会

直到如今,钟宇升的作品列表中也还只有唯一的一部《人生大事》,他在其中出场的镜头,加起来不过数十秒。

在那次失败的试戏中,钟宇升的表姨也和前来试戏的其他孩子家长聊了聊如何平衡孩子演戏和学业,得到的答案是,“花钱补课,15天内补完一个学期的数学课”。而这,是钟宇升注定无法复制的路径。

这揭示了童星行业最本质的逻辑,需要有大量的资源投入来堆砌出一个个在银幕上闪闪发光的角色。

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少儿艺术培训市场规模约670亿元,到2020年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一番,达1300亿元。据每日人物报道,仅在北京,各式各样的童星培训学校数量已超千家。这其中,真正能让孩子有机会走上银幕的机构十分有限,大部分为打着艺术培训的幌子赚取高额培训费用。

同时,除了头部童星之外,处于中腰部及以下的儿童演员们不但片酬有限,有的甚至是家长倒贴钱“带资进组”才能获得出演机会。一些童星的家长也会举家搬到横店,因为对于大部分非头部剧组而言,小演员的筛选也不会经历漫长的海选流程,而是采用就近原则。

激烈的竞争下,小演员想要出头并不比成年演员轻松多少,而成年演员的马太效应也在小演员身上纷纷应验。一旦有了代表作,大部分剧组需要小演员时便得以省去大量选角成本,尽可能邀约这些已经经受过市场和专业双重考验的孩子。“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残酷,在童星的赛场上更常发生。

但这些终归都是外部的环境。对这些童星自身来说,想要在纷乱的竞争中不速朽,达成自己心中的表演梦,还是需要对接演作品,以及未来的个人品牌塑造,早做打算。

参考资料:

1.南都娱乐,《荣梓杉:我和朱朝阳截然不同,但我能感受到他,也想要突破他》

2.戏客Seeker,《荣梓杉:15岁,做自我留白的体验派演员》

3.坏姐姐来了,《谦逊低调的曹骏,为何总是「演员难就位」?》

4.每日人物,《钟美美,闯入成人世界》

5.每日人物,《童星制造:焦虑催生的中国家长》

6.娱乐产业,《走进童星行业隐秘的角落:一线片酬80万,有姓名概率万分之一》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