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仙侠剧:越来越美,越来越无聊

娱乐新闻 2022-08-08 18:05:1225

怡晴 | 文 石灿 | 编辑

火爆的仙侠剧,正在遭受观众的质疑。

2022年7月20日,由杨紫、成毅主演的《沉香如屑》空降播出。这让爱仙侠的剧迷们激动不已。

一方面,观众对这部剧期待已久,据德塔文待播剧每月滚动榜TOP30,2021年7月-2022年6月,《沉香如屑》受到的关注度最高,排名第一;另一方面,从演员、制作、题材类型来看,《沉香如屑》也具有爆款的潜质,能够为较平淡的暑期档带来更多精彩。

播出的结果却有些出乎意料。在部分观众继续感受这部剧的虐恋情深时,小红书博主@可爱的小笼包发布了主题为“仙侠剧的套路完全背熟了”的评论,“人设雷同”“剧情套路”“主题单一”成为仙侠剧的主要吐槽对象,并引来2.5万人点赞。

还有网友忍不住评论如今的仙侠剧连台词都是相似的,“我与你两不相欠,三部仙侠里有两部都有类似的内容。”

事实上,从数据层面看,《沉香如屑》的表现依然强劲。据灯塔专业版,播出17天里,《沉香如屑》全网正片播放市占率连续15天日冠,位列目前暑期档剧集顶流之列;在优酷站内,这部剧也成为2022年首个开播一小时站内弹幕破百万的剧集。

市场表现与观众反馈的矛盾,并不是《沉香如屑》一部剧的问题,而是大部分仙侠剧只聚焦爱情、内容创新性低等累积的结果。

做过仙侠剧的影视策划张洁最近为此感到很苦恼,他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从过往经验来看,仙侠剧的爽点就是让观众能够嗑生嗑死,影视剧也在强化这一点,但从目前的话题舆论来看,仙侠剧确实到了一个瓶颈。我也很困惑,当下的市场,到底需要怎样的仙侠剧。”

仙侠剧陷入瓶颈期,也可以称之为“创新者窘境”,而《沉香如屑》也不会是压垮仙侠剧口碑的最后一根稻草。

仙侠剧,套路化

仙侠剧的套路,从仙侠剧的火热开始说起。

2014年,由欢瑞世纪主出品的仙侠剧《古剑奇谭》成为了暑期档的爆款,首播收视位列同时段第一,在湖南、湖北、山东、陕西卫视四轮上星。

市场的热度引来了仙侠剧的爆发。此后的每年寒暑假,总有仙侠剧出现在观众的视野,《花千骨》《青云志》《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等剧,在收视、话题度、特效等方面均有可圈可点之处。

然而随着剧集数量的增加,仙侠剧的内容也开始走向雷同。在人设、N生N世情感虐恋、仙气飘飘的世界观背景等方面,都呈现出了高度的重合。

2018年,当你打开《香蜜沉沉烬如霜》时,会看到断情绝爱的花神锦觅爱上天帝之子旭凤的故事,他们互相伤害,成神成魔又成人,经过三世轮回后终于在一起。

2020年,成毅、袁冰妍主演的《琉璃》先网后台播出。女主角褚璇玑战神转世,天生六识残缺,不识情爱,性格天真烂漫,而在与男主角禹司凤经历了十生十世的劫难后,最终明白了爱的真谛。

图源:新浪微博@电视剧琉璃

因为有前作的奠基,三年之后,《沉香如屑》的播出才会引来套路化的吐槽。女主角菡萏花仙颜淡一如既往的天真烂漫、古灵精怪,但在断情绝爱的天规戒律背景下,颜淡和男主角帝君应渊,再次开启了下凡历劫的剧情加速器,化身为花妖和捉妖师,继续谈情说爱。

仙侠剧从人设起,就具有流水线生产的特征。

男女主多围绕着花仙、九尾狐、鲛人、帝君、战神等元素展开,女主一开始总是单纯懵懂,在情爱的折磨中,变得心灰意冷,而后死灰复燃;而男主往往是拥有高位仙阶的冷面帝君或者战神,在虐恋情深中又心怀苍生。

《香蜜沉沉烬如霜》《宸汐缘》《三生三世枕上书》《沉香如屑》《遇龙》均是如此,男女主角在如梦如幻的仙境中,谈着一场不平等且极致甜虐的爱情。

“多世轮回”是虐恋情深的关键。除了前文提到的仙侠剧外,未播剧《重紫》的简介中写着“三世师徒相恋”,《苍兰诀》《落花时节又逢君》都含有“轮回”的元素。

在影视宣传赵小佳看来,仙侠剧中包含多世轮回的概念,并不是类型剧套路化的原罪。“因为只有在仙侠剧中,才会有这种多世轮回,这反而是这种剧的一种特质。有些轮回的故事做得也很吸引人,《琉璃》播出期间,在第三世两人轮回成为杀手,彼此博弈时,观众甚至希望能够延长这一部分的剧情。”

在多世轮回的框架中,男女主角的爱情也会发挥到极致。几生几世的纠葛才更能显示出爱情的虐恋情深,塑造更强的CP感。这些是区别于其它类型剧的元素,也是仙侠剧的宣传重心。

只不过,赵小佳越来越发现,看多了“轮回”的设定,也会陷入到一种虚无当中。“你会发现,他们在人、仙、妖、魔各界轮回,这种设定是好的,能够架构一个仙侠的世界观。而更多的剧只是把轮回当工具谈恋爱,看到最后都记不得自己在看什么了。”

尽管已经历经多世,但如今的仙侠剧只剩下了爱情,主题显得过于单一,“我最喜欢看的《仙剑奇侠传3》,剧集看到最后会记得的,不仅是男女主角,还有魔尊重楼、主角的好兄弟茂茂,但是现在的仙侠剧光环都被男女主抢走了,无论轮回多少世,都会显得单薄。”

从演员端来看,熟悉的面孔多次出现,更是加剧了观众的审美疲劳。杨紫在《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后,又出现在《沉香如屑》《长相思》等剧中;成毅在《琉璃》后走红,又在《沉香如屑》中仙气飘飘;杨幂、迪丽热巴、罗云熙也都是仙侠剧中的常客。

雷同的造型,相似的配音,更是为角色的塑造平添困难,让观众傻傻分不清楚。

赵小佳很理解片方选择流量扛剧的苦衷,但熟悉有保证的面孔,在带来收视稳妥的同时,也会为观众带来审美疲劳。

曾经,仙侠剧的核心吐槽点是两毛钱的特效。而当下的仙侠剧就像一个花瓶,演员越来越美,特效越来越贵,但内胆却是空无一物。套路化的同时,吸引力也在变弱。

稳妥比创新更重要

“市场的需求量大,导致了题材的饱和。一类题材火了,大家都扎堆做,同质化其实很正常。”

在张洁看来,爆火的内容就像一个风向标,市场反馈好,从业者自然会跟风。

2017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后,全网播放量突破300亿的数字已经让不少网友讶异,但更为直接的回报则表现在资金方面。

剧播后,3月24日,完美影视发布公告,旗下公司将出资5亿认购嘉行传媒10%的股份,一时间,嘉行传媒估值高达50亿。据证券日报报道,从2015年借壳登录新三板,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后,嘉行传媒一年半间估值暴增20倍。

流量+N生N世轮回的爱情经历了市场很长时间的考验。云合数据2018年Q3连续剧市场报告中,杨紫主演、完美影视主出品的《香蜜沉沉烬如霜》在上新连续剧集均有效播放(V30)、弹幕互动量方面均排名第一。即便杨紫、罗云熙在彼时并非顶流,但依然扛住了剧集的收视。

而倪妮与张震主演的《宸汐缘》,则稳住了仙侠剧的口碑。在豆瓣,超22万人为这部剧打下了8.4分的评分,使得它成为近五年来,口碑最高的仙侠剧。

到了2020年,仙侠剧依然火热。藉藉无名的袁冰妍与成毅主演的《琉璃》,成为剧集市场的一匹黑马。在那一年的财报中,欢瑞世纪评价旗下艺人成毅跻身一线艺人的行列,点赞《琉璃》先网后台播出,又登陆韩国、日本、泰国等海外平台。

与此同时,这部剧实现主营业务5253.16万元,占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的28.41%。欢瑞曾在2016年年报中披露,《青云志》营收达2.9亿元,尽管《琉璃》的营收无法与《青云志》相媲美,但依然成为2020年欢瑞世纪主营业务收入最高的项目。

图源:欢瑞世纪2020年财报

“部分从业者就是急着变现,所以他可能不在意自己做东西到底新不新,能变现他就做,那套路化肯定是变现最简单的一种方式。”张洁有些无奈。

另一方面,仙侠剧在类型剧中具有独特性,也使得从业者在内容、选角方面更为保守。

与其它古装剧不同,仙侠剧除了宏大的世界观需要构建,在美术、特效方面也更消耗时间与精力。《香蜜沉沉烬如霜》的道具、置景筹备制作期长达8个月;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整部剧需要7000多个特效镜头,仅特效分镜绘制已超400页。

特效耗时又烧钱。2021年5月17日,天眼查APP公布了欢瑞世纪拖欠韩国IOFX制作有限公司特效制作酬金的一审判决。判决书显示,IOFX为仙侠剧《青云志》做后期CG特效制作,并与欢瑞世纪约定酬金1200万元,但欢瑞世纪以质量不符合标准为由,拒付600万元。判决显示,欢瑞影视应向IOFX支付600万人民币及占压资金期间的损失。

“仙侠剧制作周期长,投资也大,从制片方的角度来看,肯定希望能和扛剧的流量来合作,以最大程度降低剧集的损失。”

赵小佳说,套路化的内容都是经过市场检验的,而杨紫、成毅、罗云熙、杨幂等演员在这个领域均有佳作代表,都是降低项目风险的首选,“如果剧本反馈真的不好,至少演员的流量还能保底。”

张洁也想在内容方面革新,但她更为疑惑的是,仙侠剧是很重视情感的,大家都在花心思做男女主情感的模式看点,创新的空间也在变狭窄。“主线情感归根结底也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梁祝这样经典的情感模式,创新很有难度。”

对于新的内容摸索,犹如摸着石头过河,从业者无法预判观众是否喜欢,一旦反馈一般,这又是投资较大的仙侠剧无法承受之伤。

赵小佳从经验来看,仙侠迷在看过诸多仙侠剧后一定会觉得套路,但随着新观众的到来,没有看过过往仙侠作品的人,一定还会喜欢这种套路化的剧集。

“比如《沉香如屑》,有人吐槽,但不妨碍它的播出效果,单看这部剧,它的糖点、虐点,包括演员颜值和演技,其实都是在线的。”

比起创新,稳妥或许对于仙侠剧从业者而言更重要。

观众需要怎样的仙侠剧?

赵小佳觉得现在的仙侠剧越来越单薄了,所有人都借神仙之职谈恋爱,但最初的仙侠剧叙事,在人、魔、妖上的塑造都十分饱满,仙反而并不是主体。

提起仙侠剧,就无法忽略两部经典——胡歌、刘亦菲主演的《仙剑奇侠传》以及胡歌、杨幂主演的《仙剑奇侠传3》。

除了主角之外,两部剧中有着丰富的配角、迷人的反派角色、出彩的副线CP。因为群像刻画的成功,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勾连也复杂起来,爱情之外,早期的仙侠剧还有亲情、友情与侠义之情,故事自然不会扁平化。

《仙剑奇侠传》通过李逍遥的视角带领观众沉浸在这个故事当中。起初他只是想带着赵灵儿回到南诏国,但在一路护送赵灵儿的过程中,结识朋友,见证了更多人间的悲欢离合,顺便拯救苍生。

仙剑的故事并没有把笔墨放在主角一个人身上,让其锋芒毕露,而是分配给了不同的配角,让每个人物都生动起来。

林晋元是李逍遥的好友之一。他是尚书府少爷,饱读诗书的状元郎,但出场并不光鲜,总是被李逍遥和表妹林月如捉弄。

看似优柔寡淡的少年林晋元,最终潜伏在反派拜月教教主身边,知悉他的弱点,为李逍遥拯救苍生赢得了诸多线索。从状元郎到亡命徒,人性之善在林晋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人物的宿命感极强。

这种组团打怪的仙侠剧,总是能呈现出多元设定与独特的人物性格。《仙剑奇侠传3》中,除了欢喜冤家景天和唐雪见外,还有内敛的徐长卿、外放的女娲后人紫萱、“人格分裂”的龙葵,以及总是拖后腿但关键时刻绝不掉链子的茂茂。

图源:豆瓣截图

通过一次次的升级打怪,团队获得成长,也带来了支线CP的故事。如《仙剑奇侠传3》中,为改容貌成魔的溪风与神女水碧的故事,紫萱与徐长卿最后的BE美学,都能让观众回味无穷。

“其实副线CP塑造得好,很容易吸引观众。《长歌行》《斛珠夫人》播出期间,副线CP反而都比较火,因为他们篇幅有限,呈现出的都是精华。也有可能是大家都喜欢在有限的内容里找糖点,这样磕起来更甜,就像现在流行的捡垃圾文学一般。”

赵小佳认为,当下仙侠剧多世轮回的设定,虽然将男女主的感情推到了极致,但内容给的太满,反而有一种把糖塞进观众嘴里的感觉。

满招损,喂到嘴边的糖,大家反而不想磕了。

过度强调男女主之间的感情,会更加忽视仙侠世界里其它角色的价值。如此一来,群像塑造得普通,故事的内里也显得空虚,大大消减了观众的解读快感。

即便是反派,早期的仙侠剧也会有完整的故事交代,让看客明白他如何成为反派,对其憎恨的同时,又生出复杂的怜悯感。

《仙剑奇侠传》里的反派拜月教教主,并非面目丑恶的妖怪,而是普通人类的长相,为人温和谦逊,甚至在初次见面时,被主角之一的阿奴称为“好人”。而他所有的执念,都源于童年时期义父对自己的严苛。

《仙剑奇侠传3》中的魔尊重楼,则是非典型反派。虽然是魔界中人,但却和主角景天成为了朋友,甚至爱上女娲的后人,显现出恋爱脑的反差性人格。

“反派是和主角正面对线的角色,两者相辅相成,十分重要。但现在的仙侠剧,反派往往都很降智,就是单纯的坏,没有人物逻辑性可言。”赵小佳觉得,一些反派出色的仙侠剧,其实都比较火,如《花千骨》中的杀姐姐,《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润玉。

反派角色塑造得好,更容易吸引粉丝,但这些都和配角一样,逐渐消失在仙侠剧中。

张洁在思考仙侠+其它元素或许是未来的一种趋势,“多种元素的叠加可能也会受欢迎。又或者审美也有轮回,现在审美疲劳了,也许三年之后,大家又重新爱上了这种模式,也说不定。”

仙侠剧最大的问题,恰恰是太懂市场的喜好——甜虐交织的极致情感,以及磕CP的快感。

但这些,并非只有男女主角才能做到。将注意力从主角身上离开,才能发现其它亮点,或许就可以跳出瓶颈,带着仙侠剧往前走一步。

(文中张洁、赵小佳均为化名。)

Copyright ©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3021684号-8 邮箱:admin@chinafeatures.com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