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长城小站”:保护长城,要这样去做
在聚光灯前,长城是无比耀眼的明星,但她也面临着严重的破坏和威胁。有一群志愿者,他们在保护长城的道路上努力前行。
“后移”:中国当代水墨的实践
当代艺术早已打破原有艺术门类的边界。当代水墨则汇集各种外来基因,以特殊的新艺术模式,徘徊在东方和西方艺术的中间地带。在当代水墨走向全球的进程中,参加北京“后移2016——当代水墨艺术展”的艺术家从自身经验出发,做出了探索。
无车日|不是“一天不开车”那么简单,共享起来!
9月22日,是世界无车日。随着汽车的普及,“开车堵、停车难、尾气脏”已成为现代大城市的顽疾。“无车日”的设立,折射了现代人对汽车社会种种弊端的反思。
从高仿到原创,“中国油画第一村”尝试突围
五彩泼墨风的猴子雕塑、印有飞天小马的盘子、抱着邮筒的蒙娜丽莎……在栾立银的工作室里,五花八门的艺术品占据了整整一面墙。
天宫二号|无边暗夜亮起一点米黄色灯光,“太空之家”什么模样?
十月中下旬,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将会在距离地面393公里的轨道高度上,与神舟十一号飞船交会对接。中国航天员将在“天宫二号”里住上30天,成为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太空驻留。
从误解到扩张:电子音乐在中国
9月16日,在北京怀柔的雁栖湖畔,下午1点半到晚上10点,3万多名乐迷随着“百威风暴电音节”舞台上的电子音乐摇摆。
松冈环:一个日本女人的“抗战”
围绕着松冈环的争议和不解,像一团雾,让她显得有些不真实。她固执地只向媒体传递她的研究,少提自己。她常说的一句话“我将与受难者同心同行”,从另一个角度看,她何尝不是“良心”的受难者?
波音预测:中国将成为世界首个总值超万亿美元的航空市场
未来,中国将成为世界首个总价值超万亿美元的航空市场。
天宫二号 | 我们能去火星种土豆吗?
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空间实验室“天宫二号”即将发射,它是中国空间站的前身,为建造更为复杂的空间站做准备工作。在这个太空实验室里,中国科学家将开展10多项科学实验和观测,大多数是当今世界最前沿的探索领域。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
登录